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Blulu 量表(x) 模型(o) Gamma 版常見問答集(二)量表能否套用在技術社群的治理上?


同樣是臉書 comment 複製貼上~

問題:


最近 CodeTengu 碼天狗 issue 99 中提到了社群發展的困境「是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出國的出國開公司的開公司」... 關於技術社群的治理與發展模式,Blulu 也可以套用嗎?

回答:


技術社群的治理跟國家的治理,最根本性的差異,在於強制性。在技術社群裡面,做選擇的門檻是很低的,大家合則來不合則去,可以參與,可以不參與,可以換個社群參與,違反社群守則頂多被公幹,臉皮厚一點人家也拿你沒輒。但在國家裡面,做選擇的門檻(搬家、換國籍)很高不用說,且無法選擇不參與,因為國家有對你採取暴力的權力,當你的不參與(不繳稅、不登記公司... etc.)或我行我素違反了國家法律,會有警察上門來抓人、會被關、會被罰錢、或者更嚴重的時候會被合法地殺死。


菜鳥筆記: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為什麼有那麼多種定義?

貧僧今天幾乎一整天都在寫這篇 fb comment 啊... (倒

今天在鎖朋友文底下回了一大串,想說也貼到部落格好了,比較好找 w

問題:


開放政府的議題好大好茫啊,為什麼光是定義就有這麼多種呢?

回答:


說到開放政府這碗糕,最近又有些入門的心得可以嘴 lol

開放政府這詞彙從 1950 年美國人開始喊,一路喊到現在,隔一陣子就重新定義一次,換一個政府或組織要推動的時候,又重新定義一次,光看這些琳瑯滿目的定義,真的會很茫。

但繞來繞去,這些定義都在講同一件事情:想辦法讓人民從政府手中,拿到比當下更多的權力。

換句話說,開放政府這議題所討論的,其實就是「怎麼讓民主制度變更好」——所以為什麼說開放政府的概念要追溯到 18 世紀的啟蒙運動,因為它的本質,就是人類在民主體制這條路上披荊斬棘時,所遇到的第一線的問題。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Blulu 量表(x) 模型(o) Gamma 版常見問答集(一)生命力新聞採訪共筆

Blulu 量表家族的官網簡介,非常令人看不懂,但我有在反省

三個月前 Blulu Gamma 演講 完,兩位生命力新聞的優秀記者王林曄、張然提出了好幾個一針見血的問題,當時我把回答先寫在共筆上,但想說顧一下情面沒有公開發表。結果這段時間有人問我問題的時候,常要私下塞共筆連結給人家,實在有點麻煩 :Q

現在既然鋒頭過了,應該不太會拉到仇恨(?)就把共筆內容貼出來,給對開放政府和公民參與有興趣的人參考。由於裡面有不少個人主觀看法,因此本文採用 CC BY-ND (姓名標示-禁止改作) 授權。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經驗分享:從 OCF 官網改版看 PM 的工作流程(一)

之前 OCF 官網改版 完,想說既然 所有文件都放上網站 了,以後有人想做類似的案子又不知道從哪下手的話,可以直接丟連結。結果,上個月好友接到任務要改版公司官網,討論幾句後,才發現我想跟她說的事情,竟然都不在文件裡 o_O

OCF 官網的維護用交接文件

仔細想想,網站開發專案的生命週期中,有分析、規劃、實做、維護四個階段,而 OCF 官網的文件,是為了維護階段而設計的,主要用途是讓接手的人知道怎麼在現有的架構下做調整。但今天好友要做的事情,是從零開始推展專案,因此她要參考的就不是維護階段用的文件,而是前面的分析、規劃階段的文件。

為了避免重複作答,本文整理我們的會議內容,用 OCF 官網當例子說明身為網站改版專案的 PM 要做什麼、怎麼開始。這裡的 PM 指的是 product manager + project manager 總之就是萬屎歸宗的坑主,因為主要是講分析跟規劃階段的事情,所以底下提到的 PM 工作內容,會偏向 product manager 比較多。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菜鳥筆記:從資料的生命之旅,看開放政府的「透明」機制有哪些環節

前陣子因為參與 民主深化在臺灣?!系列講座&研討會 開始接觸開放政府議題,在某網兇的循循善誘下,終於累積一些初步的心得。最近和臉友閒聊時順手整理了一下其中跟開放資料相關的部分,然後發現自己跟別人解釋時還蠻常引用這份整理的,所以就貼一份上來部落格,比較不會不見。

講座照片。左二:「如果你們要打起來的話,我想先換位子。(設計對白)」

問:

前陣子 open government 議題圈 業力引爆 ,這些人的怨氣,來自哪裡?

答: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成果發表:開放文化基金會(OCF)官方網站

今年 COSCUP 也是拿貢獻者票,靠的就是去年失業後累積的陰德—— OCF 官方網站。原本預定要投稿大會議程,但今年的演講額度已經在上個月用光光,因此決定寫文章就好 XD


一般來說,網站設計的接案公司不會碰到開發前期的規劃,畢竟分析商業模式、制訂網站策略之類的事情,還是要熟悉業務的自家人才有辦法做。因此 UX 對我來說一直有種似懂非懂的雲霧感。

去年打工時,趁著做狗食的機會,跟開發過知名產品(欸)的 19 學了 UX 的一招半式以後,覺得使用者體驗跟過去企管的知識相輔相成,很是有趣,因此離職後就繼續看 UX 的書。剛好手邊又有 OCF 官網這隻好肥的白老鼠,就利用長期擔任志工的特權,把人家官網拿來當作自己的 UX 練習作業了。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街舞日記:Red Velvet 的 Russian Roulette、BlackPink 的 BOOMBAYAH

算一算練舞也兩年多了,目前團體 MV 舞還是韓貨最多,因此跳著跳著也漸漸開始關心韓團,還變成 YG 家的不專業粉絲(被拖走)

這個是前幾個月跳的 Red Velvet 的 Russian Roulette。一直到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在前排的時候走位都太前面,導致原本全班最胖的身形顯得更加巨大... = =

這個則是昨天跳的 BlackPink 的 BOOMBAYAH。從這首開始,終於成功騰出額外的注意力,在錄影的時候可以一邊有意識地偷偷後退 XD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公民日記


昨天翻譯完最後一行講稿,終於真實地感覺到演講結束了,打開 Sublime Text 繼續弄為了應徵 F2E 而寫的 React 作品,竟然已經有點看不懂兩個月前的自己在寫三小。。。

一直想試著找出身為普通公民到底要怎麼一邊參與政治、一邊在常民的經濟體系中自給自足地生存,但到現在還是只能當一根靠室友養的廢柴,魯到自己都忍不住同情起自己來(嘆氣)魯歸魯,要從此拋下這些公民參與碗糕卻也辦不到,這是一種類似吞下紅色藥丸的不可逆的過程,一旦看得見問題嚴重性,刻意無視只會讓自己更不好過而已。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演講日記: Blulu Gamma @ 民主深化在台灣

演講錄影:

投影片:

上禮拜 Blulu 量表 Gamma 版釋出,這一個多月來寫歌做動畫寫網站做印務,堪稱用盡畢生雜學(編輯者 梗 XD)抱著一種做完這次就要告別公民運動的心態在投入。原本好不容易講完,想說要來準備找 F2E 工作了,結果五天過去,講稿的校對跟翻譯才弄到第 87 張投影片(總共 149 張),官網還沒更新,電動也還沒打 Q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