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blogging | 寫作

最近一兩年莫名突然變得很常寫部落格,直到前幾天才想通為什麼...

上次 思考部落格要拿來幹嘛 是五年前的事,當時是覺得該寫點什麼,但又沒什麼好寫 XD 現在則是有東西要寫,但寫出來後也不知道能放哪,就自然放到部落格上惹。

寫著寫著,也大概找到些規律。

舊歌發表:聲聲慢 | Slowing Sounds —— 宋國文學作品二創曲

兩年前替李清照的這首詞譜了曲。當時 garageband 還沒有人聲濾鏡,編完錄完總覺得距離完稿還少了些東西。最近幾天做新歌之餘,也把幾首 gb 出人聲濾鏡前的曲子抓出來調音色跟音量平衡,包括這首《聲聲慢》:



目前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發音吧!自古以來東亞大陸不曉得多少部族跟語言共用這套方塊字,生於宋國的作者讀這首詞所使用的語言,跟後來清國推廣、現代普及的的滿大語,想必是不同的。不過語言麻瓜我也懶得考究,就直接用滿大語發音了。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新歌發表:三小豬 | Piglets —— 洪丹《勞工童話》系列二創曲

這幾天開始弄接案的東西,又要從一陀陀義大利麵式的文字段落中抽出結構化資料,為了逃避工作(X)培養心情(O)就把這首拖了兩個月的曲子拿出來完稿~~~



兩個月前也就是 2017 年底,勞基法修法沸沸揚揚,網路上出現一張超狂《古亭長老教會週報 2901 期》的照片,週報內容塞滿好幾首描述勞工議題的短詩,作者署名勞工童話。照片一出來,推特、臉書、PTT 都傳瘋了 XD

姑且不論古亭長老教會為什麼會這麼狂,仔細看週報裡面的詩,發現寫得真好!尤其是三小豬跟美人魚,一看到詩,旋律就從腦袋裡跑出來,只好一邊找到原作問授權,一邊動手替它們譜曲 www

舊歌發表:鄉愁 | Nostalgia —— Liaooo 廖震 PTT 八卦板貼文二創曲

去年在 Blulu Gamma 講稿翻譯地獄中 寫的曲子。大概因為中翻英太厭世,譜這種哀傷的曲子異常得心應手,幾乎是看到 PTT 原作 的第一時間主旋律就從腦袋裡冒出來惹。



Demo 版 MV:

卡啦 ok 版 MV:

拿詩來寫成歌有個有趣的地方,像鄉愁這首詩,是同個格式的段落重複四次,沒有 a 段、b 段、副歌之類的結構。如果是自己寫的歌,通常詞會跟旋律一起出來,所以詞本身就是有結構的了,但拿詩當作詞的話,就要自己想辦法從同樣格式的文句中橋出歌曲所需的結構來。第一次這樣弄,意外發現我竟然還蠻擅長把歌詞橋進去旋律裡的 XD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這年頭如果還有人要做審議的網路資訊工具

因為開發《動民主》和《Blulu》的緣故,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人問我在網路上做審議的月經問題。每次遇到就在想,我之前那些投影片跟心得文,是不是寫太爛,才會讓人讀完後嘴巴說很受用,但身體跑來問問題 www

去年寫這篇《開放政府觀察報告大亂鬥》,結果,各界專業人士公認的超強 PM bob 看完後...
你文裡還是只有寫到「架構怪」但沒有真的寫出哪裡怪啊 XDDDD

原臉書討論串

奔潰!文筆差到連柏強大人都看不懂!

後來想想,如果是報告大亂鬥這種評論文,講到缺點的時候刻意淡化負面的部分,以為讀者可以馬上吸收背景知識腦補出我的內心真意,就很容易看不懂。如果是動民主那種經驗分享型心得文,或 Blulu 之類的科普圖解,那讀者本身要在巷子內、已經有一定的背景知識,才能心領神會,不然立足點落差太大,看了跟沒看也差不多。

心領神會的人,吸收完就自己去活用了,也不會來問我。於是乎,會淪落到跑來問我問題的,自然就是有看沒有懂的苦主了。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演講紀錄:Debater 辯論家~網路筆戰大亂鬥 + 同名主題曲 @ COSCUP 2016


前年的事了。原本打算等 COSCUP 錄影出來之後寫這篇,但影片一直沒出現,應該是蒸發了 QQ 好在我是背稿型講者,講稿都在上面這份 gslides 的 speaker notes 裡面,按上面預覽框底部的齒輪圖示然後選 open speaker notes,就可以看到講稿了。

對開發類似產品的人來說,整份簡報裡,比較有用的大概就這幾張吧:

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公民日記:一個人的 RAND

最近幾個月有點迷惘。

翻譯機的困境


這幾年把到處亂入跟專家們學到的東西,轉譯成科普圖文發表,希望可以變成提升公民素養的教材,或者讓其他人少走一點冤枉路。後來發現我做的東西一點都不科普,除非工作需要,不然通常沒人會感興趣,沒有相關背景的人似乎也很難真的看懂。到頭來,會走冤枉路的還是繼續走冤枉路,而太過漂亮的圖表,反而容易淪為某種掩護。

想到這,剛開始動筆的勞基法掃描器心得文就停了下來,覺得該重新審視自己寫東西的目標到底是什麼,結果到底是正影響,還是負影響。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街舞日記:BTS 的 Go Go

今年最後一期街舞課剛好到 12/24,成果發表當天,同學帶了一整組聖誕帽來,最後全班一起錄了這支很瞎的影片...


看完我們表演,應該完全無法想像原本的舞蹈是既可愛又帥氣的風格吧!啊哈哈哈... 嗯。

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公民日記:思想的價格

好像今年都一直在想這些事 :Q 從五月講完 Blulu Gamma...

二戰後盟軍代管當局對台灣民間知識份子的大規模屠殺,以及隨之而來的長期恐怖殖民統治和填鴨洗腦教育,似乎對台灣公民社會的基礎思辨能力造成很大的傷害。缺乏基礎思辨能力的一系列症狀,包括:重理輕文、重硬輕軟、重代工不重品牌、重執行不重分析、重表面不重內涵、重經濟不重文化… 其實都圍繞著同樣的概念,只對看得見摸得著吃得到、具體的東西有感。

當然,人類原本就是對具體的東西比較有感,但以一個算是現代化的、採用民主制度的、且高等教育又如此普及的國家來說,大家對抽象事物,尤其是政治相關的抽象事物,洞察力似乎是偏低的。當然這也可能是我自己取樣的問題,畢竟我是理組出身,總之,在我個人過去接觸的環境中,對政治的抽象思辨是不太流行的。

出處

這方面的念頭一直累積到現在,趁著 新的 yet another 跨界圖表 製作中、亂入共同作者的口試而受到口委們啟發的時刻,來整理一下這段時間的思緒好了。

思想的價值


雖然近代的台灣產業多半是代工起家,但最近幾年「軟實力」也算是蠻常聽見的 buzzword,所以說思想有價值,應該沒什麼人會反對吧。

有價值的意思是被人類認定為有用,不管是精神上的有用,或是物理上的有用。然而,就像不是所有的程式碼都有價值,世界上也不是所有的思想都有價值。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公民日記:水桶最短的木片

這幾天總算把各種 owner 權限轉移完成,之後就算突然人間蒸發,也不會拖累到社群惹(欸

幾個月前信誓旦旦跟龜覓說等我成功轉職 F2E 就要回去參加黑客松,結果一直到前幾天,看到這句社群 slogan「崩潰!還要寫程式改造社會!」才深刻地領悟,自己其實已經回不去了。

從一把槌子開始


改造社會的方式有很多種,而每個人手上的槌子各自不同。如果手上唯一的槌子是實做技術,那麼寫程式改造社會,或者更廣義的開源協作改造社會,可能就會成為個人唯一的選項——至少對五年前的我來說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