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公民日記:水桶最短的木片

這幾天總算把各種 owner 權限轉移完成,之後就算突然人間蒸發,也不會拖累到社群惹(欸

幾個月前信誓旦旦跟龜覓說等我成功轉職 F2E 就要回去參加黑客松,結果一直到前幾天,看到這句社群 slogan「崩潰!還要寫程式改造社會!」才深刻地領悟,自己其實已經回不去了。

從一把槌子開始


改造社會的方式有很多種,而每個人手上的槌子各自不同。如果手上唯一的槌子是實做技術,那麼寫程式改造社會,或者更廣義的開源協作改造社會,可能就會成為個人唯一的選項——至少對五年前的我來說是如此。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舊歌發表:海洋 | Ocean —— 郝明義《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書籍二創曲

自從嚐到新版 garageband 聲音濾鏡的美妙之後,就立志把舊歌的 vocal track 重新調過。最近幾首台灣建國歌曲一直拖著沒編,所以就拿舊歌來調,順便做了卡拉 ok 伴唱帶,方便大家 cover... (謎之音:根本沒有人要 cover 好嗎?)

示範:

伴唱帶:

曲子寫在 2015 也就是 318 的隔年,當時台灣總統的位置仍由滯台難民黨把持,身為憂心國家未來、但又不會搞政治、只會寫網站、腦袋單純的阿宅,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幫助在前線奮戰的人——像是《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的作者,剛好當時有認識,於是一拿到新書看到序,就寫了這首歌,其中純鋼琴的版本也很榮幸地成為新書發表會的 BGM。

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成果發表: [ 空白模版 ] 專家座談會 - 會議邀請信 checklist

草稿在 HackMD 中編輯的樣子。不得不說用 Markdown 寫表格比過去在 Hackpad 方便好多啊!感恩 HackMD 讚嘆 HackMD~

上週因為參與 2017.10.27 社福一站式便民服務 - 專家座談會 的緣故,和幾位有類似經驗的朋友討論,發現這類活動的邀請信,有個常見的 user experience 的問題,就是看完信以後,受邀者內心深處的疑問往往無法得到解答。

過去在民間團體的活動,不管是受邀開會或者演講,都沒有發生這種滿腔疑問、又不曉得該不該問的情況,其實也不是因為民間團體的邀請信寫得特別高明,而是邀請方多半循人脈而來,通常都是私下橋好以後,才寄正式信件,此時邀請信本身只是形式上的宣告,並不真的需要達到釐清背景脈絡的功效。

但是政府單位委外舉辦的活動,就很難這樣做了。一方面是規模較大人數較多,另一方面是主辦單位自己通常不認識這些受邀的人,換句話說,要像民間的活動那樣跟受邀對象一個個私下橋,是不可能的。這時候,邀請信的重要性就完全凸顯出來了。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成果發表:簡單 3 步驟,跨界人不再惹惱隊友

出社會後一直在不同領域間漂泊,結果樣樣通樣樣鬆,唯一擅長的領域,就是跨領域 XD 不過也因為這個緣故,看不同領域的人互動,常常可以同時體會雙方各自的觀點和盲點,別有一番樂趣,尤其是在看人吵架的時候(欸

大概 318 開始,開源碼社群不少人跨出資訊領域,有時也遇到水土不服的現象。去年 ipa 抓我去做 Blupa 量表,探討什麼專案適合 g0v 開源協作模式、什麼專案不適合。一年過去,覺得除了專案適合用什麼模式進行以外,人之間適合用什麼方式互動,好像也是個問題。幾個案例看下來,深深覺得跨領域時代就是互相傷害的時代,畢竟人只要不懂,就不知道珍惜,於是在 A 領域嗆麻瓜「很簡單你來做」的專家,到了 B 領域以後很可能自己也幹出一些會被專家嗆的麻瓜行為 XD ... 我自己就幹了很多次,先在這邊深切地懺悔(南太

如同前篇 探討政府網站發包程序的文章 的概念,大部分蠢事之所以發生,不是不為,而是不能。在別人專業領域講幹話的人,通常不是故意要傷害對方,而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講幹話。這幾天剛好聽 Max 老師 提到資訊架構這門專業很沒存在感、以及另一位 口譯大大 被人嘲笑要被機器取代的事情,不禁回想起過去觀察到的各種互相傷害的軼事,仔細想想,接下來的時代幾乎可說是跨領域的時代了,為了人類的和平以及各界專業人士的血壓,不妨來做個防止大家互相傷害的小工具,以後幫別人跨界牽線前,先丟給雙方看,應該可以省下不少搓湯圓的力氣吧 lol

以下內容連同本文以 CC BY 4.0 授權釋出,請直接點圖進入相簿模式觀賞~

~簡單 3 步驟~ 跨界人不再惹惱隊友
ETBlue v20171030 CC BY 4.0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公民日記 + 發言稿:2017.10.27 社福一站式便民服務 - 專家座談會

感謝 OCF 讓我 cosplay 網站產品經理,解決了沒有頭銜給別人帶來的困擾

上禮拜收到莫名的邀請信,雖然不知道在幹嘛,但網兇就叫我去。結果各種陰錯陽差之下,這系列活動的三場座談,我都全數參加完了,而且也都打了野生的逐字稿... 因為逐字稿錯誤百出也沒有取得與會者同意,所以想看的朋友可以私下跟我要連結,如果是我不認識的人,據說官方有錄影錄音完整記錄,感覺應該之後會釋出,可以過陣子再追蹤看看。

因為關於會議的各種安排,好像蠻臨時的,會前提供的資訊也頗雲霧,加上耳聞各種民間人士去參加這類會議的慘劇,導致我一直以為會議的本質是找吉祥物來替既定政策背書,所以這十分鐘的發言到底要講什麼,才不會背書得太過份、又不會得罪到人、最好還可以真的有些建設性,著實讓我苦惱了一番。直到昨天從資策會的夥伴那邊得知原來座談會之後還會有工作坊,才發現這會議好像是認真的(驚)於是大幅修改了講稿,放了比較多真心話進去 XD

今天因為借用 OCF 的頭銜,不好意思穿星際大戰的 T shirt,就素 T 外面披一片黑色窗簾布過去,結果一去遇到國發會某友,她就該該叫說天啊 ETBlue 妳怎麼穿這麼正式超 OL 的氣質完全不一樣耶 blahblah ... = ="

幹嘛這樣,偶爾 cosplay 人類臭了ㄇ

會議資訊


主題:數位政府-社福一站式便民服務專家座談會
時間:2017/10/27 (五) 14:00-16:00
地點:應用力學研究所 R400 會議室,國立臺灣大學
主辦:insight 台大智活(臺大智慧生活科技整合與創新研究中心)
簡介:詳 活動邀請函
與會:衛福部苦主、彰化縣苦主、新竹市苦主、嘉義市苦主、新北市第一線社工苦主、國發會苦主、台大智活歡樂正能量主持人賴老師、各領域傑出專家七位、以及莫名亂入的阿宅我

幾位專家裡面除了李維斌局長原本就知道以外,最難忘記的是黃朝盟老師的名字,因為主持人介紹他的時候說:

「昨天我們想了很久,到底要唸成黃ㄓㄠ盟還是黃ㄔㄠˊ盟,後來決定唸成黃ㄔㄠˊ盟,因為我們覺得黃老師~又潮~又萌~~~♥」

眾人:「......」

話說這是我第一次聽說台大智活這單位,三場座談觀察下來,覺得他們真的是充滿誠意與正能量的團體,工作人員也很溫暖可愛,喜翻~<3 然後一開始在選場次的時候,原本我想去的週五場額滿了,他們還特別幫忙橋過去,感動 QAQ

如果說有什麼可以調整的地方,大概就是會議的前置作業吧?雖然許多人都說公家機關的會議就是那樣,臨時抓人來,不明就裡地開完會,大家換名片順便互捧一下 social 完然後解散,是標準的常態。但身為很少參加政府會議的草民,實在覺得很不習慣。畢竟我參與過的民間辦的座談會,議程都處理得非常細緻,邀約通常會在至少一個月前提出,經費來源、上游業主、整體計畫的架構、座談會的定位等關於計畫案本身的資訊,通常會在邀約時主動揭露,讓與會者可以判斷會議背後的政治脈絡。會前主持人會把同場次的與談人拉到同一個 email 群組彼此協調發言的角度和內容,共筆通常會早早開好,讓大家隨時想到什麼可以丟上去。

這些會議的前置作業,真的非常耗費心力,但為什麼要做?就是為了確保會議當天大家都在狀況內,彼此的資訊落差不會太大,可以在同樣的知識基礎上對話。畢竟這麼多人齊聚一堂的時間非常寶貴,應該用來互相激盪,而不是重複提出一些已知的事情,這樣會議所產出的內容也更有機會把事情往前推進一步。先前家華在 Blulu 提出審議的表與裏,其實不只是審議會議,其他類型的會議也是,會議活動本身是表面,容易被看見,但重要的卻是裏面,也就是前置作業跟後續回應。如果可以每場會都開得更有效、更深入,那是不是大家就可以少開一點會,多做一點其他事情...

額,不過依照政府單位的出席費計算方式來看,可能與會專家們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在會議前後的溝通吧?畢竟多做這些裏面的事情,也不會多出顧問費,自我剝削之外還增加主辦單位的麻煩,可說是害人害己。

想到這邊,決定還是把原本考慮寄給主辦單位的意見吞回肚子裡,畢竟,這種公家機關主計制度下的困境,主辦單位應該比我更清楚,也更無奈,能像現在這樣撐出跨界座談會的空間,已經很難能可貴了。身為袖手旁觀的草民,也只能幫 QQ 惹。

發言稿全文


為了這個發言稿,這幾天騷擾了很多大大,特別感謝各路高人指點,包括 WhiskyKNYTzMHBobby、以及素昧平生卻拔刀相助的 Max 老師,各位請受我一拜 m(_ _)m

以下發言稿全文,連同本文以 CC BY-ND 4.0 授權釋出: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成果發表:GW2 Tangled Depths 捷運地圖 & 超懶人 Hero Points Run 路線教學影片

The metro system of Tangled Depths - hero points run

上個月 Guild Wars 2 第二份資料片 Path of Fire 上線,為了解鎖新職業拿 hero points 的時候,發現 PoF 地圖的 HP 幾乎都要打怪,還是 HoT 的 HP 比較好拿。但 HoT 拿到第三張 Tangled Depths 時很吐血,因為地形實在太變態,不是頂天的山壁,就是蜿蜒的地洞,地洞裡的怪又多又密,走沒幾步就死在半路。雖然我都是看 Dulfy 的攻略照表操課,但還是覺得很難,難到觸發了我的資訊整理強迫症~~~

所以就有上面這張圖啦 www

過去一直對 TD 望之卻步,網路上也一堆人說這張地圖超難逛。但這次仔細研究後才領悟到,正常的路之所以很很難走,其實是在暗示玩家去尋找隱藏捷徑。而且這些清幽的隱藏捷徑,可以輕鬆地串在一起,變成完整的捷運路網。

簡單來說,TD 的交通網就跟台中市區一樣,以 ley-line confluence(類似台中車站)為中心向外輻射,然後輻射線之間以地洞和水道(類似台中的環狀幹道)相連。走正常地面路線的話,從 TD 起點(類似台中都會公園位置)到其他任一個傳點,都要經過非常多波折,但靠水道跟地洞,就可以無痛開完整張地圖的傳點或者拿完 HP。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菜鳥筆記:倡議團體如何遊說?倡議團體的遊說是否需對公眾負責?


在 FB 鎖朋友文底下留言,分享這幾年旁觀倡議團體的心得。其實看到的都很片面,蠻可能講錯或以偏概全,所以我隨便寫寫,大家隨便看看,千萬不要全盤相信 lol

問題一、為什麼倡議團體遊說時,不在 join 平台上公開地連署,要私下拜會偷偷來?


關於 NGO 對倡議路徑的想法,這邊節錄一下地球公民基金會的李根政老師的話給大家參考:
人民可以直接提案的平台,這也可以視為一種社會運動,但 NGO 不想要用那個平台,因為我們已經有很多倡議跟政府角力,透過國會在進行槓桿。NGO 的長期工作下來,我們的經驗是認為要透過一些比較有效的,跟政府直接對話的方式。真的不行才會升高層級,例如連署,就是給政府壓力,亞泥我們就推了連署,四萬多人,政府已經有一些壓力,齊柏林導演過世後暴增到 20 萬人,政府壓力就更大。我們當然也可以去提案,但這對我們來說比較被動,因為提案完要等待政府回應,但我們日常工作會想要更積極掌握主導權。
原文在 這份共筆 的「第二輪分享、提問」裡面的李根政老師第一次發言的地方。

問題二、倡議團體私下的遊說行為,如果沒有公開紀錄,是不是另一種黑箱?對沒有遊說管道的一般大眾來說,是否造成另一種不公平?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新歌發表:《勞基法掃描器》同名主題曲

「妳勞基法掃描器做到哪了?」
「主題曲開始編曲了!」
「這樣啊,看來快做完了。」
「你怎麼知道(驚)」

最近一兩年漸漸發展出一個模式,姑且叫它做 輾轉相逃 (X)吟遊詩人(O)模式好了,就是當專案的 scope 大到一個月內無法完成的時候,就會半途逃避,通常是先打電動,打完電動看卡通,看完卡通畫圖,圖通常沒耐性畫完就開始追八卦,等到所有逃避方式都用完,卻又不想做正事、苦惱萬分的時候,就會開始寫歌,於是該專案就會有主題曲(?!?!)

嗯,所以這就是《勞基法掃描器》的主題曲:



死黨聽完稱讚說
「vocal 進步很多耶,轉腔調也很不錯」
「裡面用了四種不同的聲音濾鏡喔!是 garageband 新功能(得意)」
「原來不是你進步很多,是 garageband 進步很多」
「...」

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場邊心得:開放政府觀察報告大亂鬥 —— 許一份既專業、又親和的台灣民主體檢書

報告發表會在 9/10,免費活動剩下不到 10 個名額,要搶要快 XD

再兩個禮拜,同溫層內喧騰一時的 OCF 《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2014-2016》 就要正式發表了。

身為一個熱愛網路筆戰、為了整理筆戰還專程 寫一個資料收集工具 的八卦人,圍繞著這份《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2014-2016》上演的各種社群抓馬,貧僧自然不會錯過... 沒想到看筆戰長知識,看著看著竟然也生出些心得來。為了感謝大家的熱情演出,決定來把心得寫一寫,看能不能對其他人也稍微有點貢獻。

場邊心得


心得一、架構是一份報告的地基,檢查地基,要在房子蓋下去之前


最主要的心得是,原來寫報告跟做政策一樣,是有流程相依性、無法任意拆組的任務,如果前期歪掉了,到後面的階段真的很難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