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日 星期六

轉捩點日記

本來依照慣例日記要發在 logdown 的,但不知為何 logdown 的 markdown 編輯器在這版的 mac chrome 上好怪,長一點的段落游標位置會 offset,要自己算準 offset 不然會一直刪錯字或插錯位置,這樣實在無法在上面寫作... 只好先搬來 blogger 寫。

上篇日記(寫歌日記)已經是一年多前,期間接二連三地解任務,到現在,才有餘裕好好停下來看地圖。


第一個決定:管理莫再來


去年接觸到跟社群事務有關的工作邀約,周遭的人都認為我很適合,我也感覺自己還堪勝任,但不知為何,心底的直覺就是不想跳坑。當時一直捫心自問,是因為我太高傲,不願意扮演需要聽從別人指揮的角色?還是因為長久以來在家裡嬌縱慣了,不願意做雜事?最後沒有確診,也沒有跳坑。雖然每次看到 peggy 跳入屎坑後成果豐碩,會覺得自己好像很廢,有點心虛。但時光倒流讓我重新選擇,我確定自己還是不會接下工作。

現在看來,我是對管理職膩了。

一直沒有好好吹噓自己的管理技能,趁現在來屁一下好了 XD 話說我原本是那種黨國升學主義量產出來的典型理工天兵,做事無頭蒼蠅,生活技能零分,但出來混以後,很幸運地跟到一個好師父,讓我終於對「在人類社會上如何做事」開了竅,也才意識到商管領域的存在。然後開始飢渴地跑書店、參加比賽、上課、實習。現在搭配多年的接案實務經驗,雖然基礎不如科班出身的紮實,但基本的思考架構是有的,跟 MBA 們應可溝通無礙;實務的手段也是有的,跟專業人士應可合作愉快;同時也得到一點社會科學的視野,會注意執行面之上的整體局勢,知道要做些基本的利害權衡和政治判斷。

這個技能讓我在很多地方吃得開,包括開源社群。比方說有人覺得我會分析一些社群運作的碗糕,其實是管理視角 combo 文字表達能力的效果。有人覺得我會整理量表,其實是管理視角 combo 圖解能力的效果。有人覺得我會挖坑,其實用的都是商務企畫的手法。會寫 SOP 文件,其實是當初鑽研 ISO 9001 打下的基礎。就連去 conf 演講,其實也是上過專門的簡報訓練課程。各種協作所需的人際和心理技巧,則是一邊看書一邊在管理實務中不斷累積出來的。

但也因為這樣,我漸漸地被定位在管理性質的角色,離當初來開源社群學寫程式的初衷越來越遠,甚至常被誤認為活潑外放、喜愛社交。畢竟,你用什麼方式吸引別人的眼光,別人自然就會用什麼眼光看待你。

回頭看去年當時,之所以無法接下工作,應該是打從心底清楚自己想寫程式、想做作品、不想跟人打交道,所以直覺認為絕不能再往管理的方向走下去吧。

第二個決定:脫離野團,加入正規軍


從 2010 第一次被前輩帶去 COSCUP 到現在六年了,期間第一個轉捩點是 g0v 的出現,讓我在開源碼圈裡從旁觀者躍升為貢獻者,接著在大量實作的過程中,技術力得以快速提昇,對社群文化的瞭解也變得深刻。第二個轉捩點則是今年初小英勝選,黨國殖民者的喪鐘終於敲響,當初使我義無反顧投入 g0v 和 ngo 的那股島國即將沈沒的焦慮感,也跟著消退許多,自此對社群推廣事務不再熱衷,同時終於有心思回頭檢視自己的人生,也想起參與開源社群的初衷:寫程式。

就跟畫圖或做音樂或練街舞一樣,寫程式一直是我從大學以來的夢想... (謎之音:所以一直以來到底有幾個夢想?可以一次講完好ㄇ)... 參與 g0v 這三四年間,為了完成專案雛形而奮力學會各種網站 prototyping 的技術,讓我總算拿到資訊業的入場卷。社群專案的技術門檻很低,我的三腳貓功夫可說是無往不利,反正社群的人也不會管你程式寫得好不好,網頁能動就行。

近一年來,有幾次在聚會上遇到厲害的 senior 工程師們,感覺很震撼。當然開放社群也有許多厲害的工程師,但在社群出沒的高手中,我接觸到的比較多是「大俠」而比較少是「大將」,畢竟開源專案的機制不需要緊密的合作,也因此能夠容納性格跟能力都非常多元的人一起做事情,自然容易吸引到野團特質的人,包括我自己也是比較偏向野團屬性。但來自業界正規軍的高手,則散發出一種略為不同的氣質,少了一些飛揚跳脫,但多出一些通過團隊洗滌培養出的通情達理跟對組織政治和人際關係的敏銳,有管理面的基本常識,原則清楚、進退有據,不會幹出一些令人驚為天兵的事情來。

隨著社群成長,g0v 三個字不再是個單純的阿宅玩笑,開始被社會認真對待,一些原本只是玩票的專案漸漸變成 task force,做事的方式也跟著變化,無法單純靠開源協作的激勵機制,開始需要使用到組織化的管理技巧——這對我來說真是個折磨,也讓我更加嚮往正規軍。幾個月來,一次次的生活經歷澆灌讓念頭越長越大,現在我已經非常肯定:我要去能夠和大將們共事的地方,跟他們學習,跟他們一起寫程式。當然所謂的大將很可能其實只是我腦補幻想的結果,但即使如此,也是我必須去親自證實的。

然而,一旦開始把眼光放在業界,就赫然發現自己有多遜,以我現在的程度,連 junior 的前端工程師的標準都達不到,套句 ash 的話,就是所謂的 joker 等級啊(淚)

所以轉捩點到了。我又看不慣現在的自己,又要換領域重新開始了,雖然這次跨得很小步,只是從開源社群換到真正的資訊軟體業界而已,但要學的東西像山一樣高(每年還會一直換,囧)。要就得快,趁這兩三年小英甫上任的抗爭淡季來做,不然再遲幾年,或許又不得不投身 ngo 了。

結語:往 dead line 飛奔


早年不太敢講產業旅遊,畢竟是自己亂發明的詞,說出口好像在標新立異或自以為了不起之類的,很是害羞。現在跨領域成為顯學,講出來也沒什麼人會覺得奇怪了吧?總之,早年做產業旅遊,是有目的有計畫地替自己做創業所需的職前訓練,一切時程和順序都為此而安排。現在,當初設定產業旅遊的目的早已不存在,我卻還是定不下來,一旦開始被人當成是個咖,就想逃走,逃去另一個可以從零開始的地方。被狗眼看低固然無言,被阿諛奉承更是討厭,還是心無旁騖的單純的菜鳥時光,最能體會成長的快樂,也最能跟人真誠無猜地來往。

一直很害怕僵屍,思想上的僵屍。在同一個環境待得太熟、在同一個角色扮演得太久,思考模式很可能變得越來越固定,漸漸忘記如何站在別人立場,甚至忘記如何學習、如何溝通。很久以前曾有過一段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光,表面上看似行遍天下,心態上卻是窩在井底,直到重新跨領域、從頭開始蹲馬步練功,才又打破當時的思考框架,看見新的可能。

所謂的轉捩點,就是又到了換井的時候吧!在這短短的不知道何時會戛然而止的幾十年光陰裡,希望能看透各種風景、領會各種真理,希望到了最後,能在悟道的滿足感中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