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6日 星期二

【步驟】如何移除綁架臉書帳號、亂發病毒網址的惡意瀏覽器擴充元件 how to remove malignant browser extensions that hijack your facebook account

最近又有朋友中招了,我自己沒親眼見識過,據說是瀏覽器被安裝一個紅色 b 開頭的 extensions 導致。總之,因為臉書的搜尋實在太悲劇,找老半天好不容易挖到這篇教學文,趕快貼來比較好搜尋的 blogger。原始討論串:https://www.facebook.com/ETBlue/posts/10206888986075884

狀況

  1. 臉書帳號發佈惡意連結貼文同時 tag 一堆臉書好友,隨後快速刪除貼文。
  2. 臉書帳號私訊惡意連結給臉書好友。
  3. 臉書好友若點下惡意連結,會被安裝一個瀏覽器外掛,隨後好友帳號也開始重複上述行為。

解法:解除安裝瀏覽器外掛

  1. chrome 右上角選單
    1. -> more tools
    2. -> extensions
  2. firefox, safari, internet explorer 等所有其他瀏覽器也做同樣檢查
  3. 安全起見還是改一下你的 fb 密碼吧

同場加映


一、登出其他 sessions 的方式

無法解決這次問題,但將來可以用在其他形式的帳號被盜
  1. 先改你的 fb 密碼
  2. 到 fb 右上角選單
    1. -> settings
    2. -> security
    3. -> where you're logged in
    4. -> 裡面會列出目前正在登入你臉書的位置,把可疑的踢掉

二、開啟 facebook 的兩階段驗證

無法解決這次問題,但將來可以預防其他形式的帳號被盜
  1. facebook 右上角選單
    1. -> settings
    2. -> security
    3. -> login approvals
    4. -> 打勾 require a security code to access my account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UX 讀書筆記] This is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1) What is Service Design

這章找了各種不同背景的人對 service design 下定義,一種瞎子們分工合作摸大象的概念 XD 總之,從不同的領域出發,就會對 service design 有不同定義,加上因為這東西才剛開始發展,還在演化中,所以不會有個很死的單一定義。

service design 定義雖多,但有些基本共通的法則,包括:

1. user-centred
不同經驗不同背景不同情境下,同一個詞彙常常會代表不同的意思,因此,同一個工作團隊內的不同角色之間,往往其實是講不同的語言。而所謂 user-centred 使用者為中心的原則,則是讓團隊裡的每個角色,經理人也好,工程師也好,設計師或第一線服務人員也好,都站到顧客的情境裡面思考、用同一種語言溝通——顧客的語言。

2. co-creative
users 通常很多種,在服務這些 users 的過程中,從第一線人員到二三線後勤,牽涉到的角色也很多種。這些很多種的 users 跟很多種的 service providers 之間,是環環相扣牽一髮動全身的,所以需要他們一起參與設計過程。service designers 的任務,就是想辦法用各種工具幫助溝通,讓這些彼此差異很大的人,可以順利地一起創造產品。

3. sequencing
服務前、服務中、到服務後的每一個 touchpoint,就像是電影或動畫的 keyframe,全部組起來,就變成了完整的顧客體驗。touchpoint 存在於人跟人之間、人跟機器之間、或甚至機器跟機器之間,掌握它們的節奏、把它們編成一個好故事,就像演出一部好的舞台劇一樣,需要不斷反覆彩排——所以我們需要製作 prototype ,並不斷地測試和修改。

4. evidencing
許多服務是顧客看不見的,人通常不會為了看不見的東西付錢,更不會記住它們,所以要想辦法把服務具現化出來。比方說,旅遊體驗在回家後就慢慢淡忘,但透過紀念品,能讓人回想起快樂時光,而把體驗延伸到服務結束之後,增加顧客向朋友推薦的機率。又比方說,在烘手機旁貼張紙,說明為了環保所以不提供擦手紙,可以減少顧客對於沒有擦手紙的失望、並增加正面評價。單據、信件、手冊、告示牌、紀念品... 都可以是服務具現化的工具,把原本看不到的背景服務呈現出來,讓顧客更珍惜他們所得到的體驗。

5. holistic
服務之外,背後的大環境也會影響顧客體驗,所以設計時要考慮進去。對單一 touchpoint 來說,要考慮的是它發生的環境會讓使用者無意識地接收到哪些訊息。對服務流程來說,要考慮的是使用者可能遇到的預設之外的替代流程。對服務供應商來說,要考慮的是組織內部的結構、制度、文化... 等,是否能讓員工實做出想要傳遞給客戶的形象。

最後幾頁講服務設計跟行銷學的孽緣,解答了我先前的疑問,就是一直對 UX 的東西有莫名既視感,原來是他們早就有一腿(被拖走

傳統的專業領域裡面,跟 service design 最像的是行銷學,兩者都是把人放在第一位,然後想辦法讓組織和利害關係人一起創造價值。多年來,行銷學隨著社會、經濟、政治發展不斷演化,其中一大轉捩點,是從生產導向轉為市場導向。因為製造普及、競爭變多,光做得出東西不再是優勢,還更進一步找出顧客想要的東西,才能贏過別的對手。於是企業們開始研究顧客需求、釐清不同的目標族群、劃分市場區隔,去分析購買決策的影響因子,以及發展出市場調查、民族誌等質性、量性的研究方法。

早期的行銷學主要是討論產品,到 1970 後,服務的經濟價值一路飆升,大家就開始研究服務這東西,光是服務的定義是什麼、到底什麼算產品什麼算服務,就各種說法,接著原本行銷學的 4P 進化成 7P,顧客關係的定義也延伸到企業以外的其他角色。這一大票行銷學概念,後來滲透到設計領域,尤其是服務設計,導致這兩個領域有很多重疊,很難劃清界線。不過行銷和服務設計之間,還是有幾項本質很不一樣:

- 行銷著重在創造價值、使用工具的目的是產生服務、著重在找出顧客並定義產品、研究出顧客的行為和價值觀、為了解決問題而開發新服務
- 設計著重在以人為中心、使用工具的目的是把使用者感受納入開發流程、著重在把產品跟顧客的概念視覺化呈現、以行銷研究出的顧客行為跟價值觀為起點展開設計、在開發過程中探索各種驚喜的可能

不管行銷跟服務設計該算是誰屬於誰,總之重點是,瞭解人跟人、人跟物、人跟組織、組織跟組織的價值和本質,是設計一項服務的過程中最核心的事情,然後除了行銷學以外,還要結合一狗票專業領域才能創造出好的服務 blahblahblah~~

以上第一章筆記。

--
書名 This is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Basics, Tools, Cases
作者 Marc Stickdorn, Jakob Schneider
出版社 Wiley
官網 http://thisisservicedesignthinking.com/

[UX 讀書筆記] This is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0) Introduction

這一章解釋了一下書的架構,主要分成基礎概念、工具、案例三大塊。

然後還有書的撰寫過程大公開,總之就是寫書過程完全套用書裡面的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的法則,像是深度訪談一堆人(user centred)、邀請全球社群參與(co-creative)、草稿跟雛形先丟上網路收意見(sequencing)、關鍵概念與名詞以圖示呈現(evidencing)、定義 service design 的過程(holistic)... etc. 還附上一張精美的幕後製作地圖 XD

好康:書中圖表都是 CC 授權可以上官網下載。

看完最主要的心得,是對 service design 這個新興詞彙的背景環境有個概念,大約可以知道要把它放在人類文明的什麼位置,至於具體來說算是什麼位置呢... 我目前的想法:大概可以說是「繼後工業時代的製造普及化、以及後知識經濟時代的資訊普及化後,人類為了在商場上製造差異領先彼此,而絞盡腦汁摸索出的新的做事方法」吧?

以上第零章筆記。

--
書名 This is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Basics, Tools, Cases
作者 Marc Stickdorn, Jakob Schneider
出版社 Wiley
官網 http://thisisservicedesignthinking.com/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問題背後的問題】要用什麼特點當最大的賣點?然後,讓第一次接觸的人對我的賣點一目了然?(職能治療師)

最近很喜歡欣賞筆戰,尤其常常在追孤獨的踩雷家的新番。看到踩雷家姊姊評新思惟的文章,覺得好像可以再回得完整一點,就忍不住也自己寫了一篇。

原始提問來自新思惟的學員。由於網路文章看不到該學員發問的脈絡,對沒去上課的讀者來說,光看現有的兩篇答覆還是有點難掌握問題的全貌,所以這邊給蔡校長和踩雷家姊姊的回答送個 patch。

【前情提要】


問:我最困擾的是,要用什麼特點當我最大的賣點?然後,讓第一次接觸的人對我的賣點一目了然。(職能治療師)

I-Chen Tsai 對學員的回覆:
http://pati2015.innovarad.tw/2015/04/QA0307-03.html

孤獨的踩雷家 的第二意見: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926583504122104&id=856814281099027

【我的第三意見】


同是行銷,動機不同,作法也會不同。所以針對「要用什麼特點當我最大的賣點」以及「讓第一次接觸的人對我的賣點一目了然」這兩個問題,回答具體的作法之前,第一步要先釐清你背後的動機。

首先,你的賣點是打算拿來做什麼用的呢?考慮到你的職業是職能治療師,且去上的課程似乎是網路行銷有關,所以猜測你的動機可能是...

A. 賺錢:建立個人在臨床醫療服務上的口碑,收集死忠客戶群,以便將來離開血汗健保醫院,自己開業或加入高級私人醫院,提供高價自費服務。
B. 搞社運:經營個人在網路圈的知名度,成為意見領袖,以便將來響應醫勞盟的倡議,讓醫療改革相關議題能有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C. 自我滿足:沒有特別的計畫,單純享受周遭人肯定自己 / 自己覺得自己很帥氣... 的感覺。

Version A


如果你的動機是 A. 靠醫術賺錢,那麼我的第三意見是:
1. 用「治好別人無法處理的、且好發於高社經地位者身上的疑難雜症」為賣點。相對地,平時在醫療專業領域上就要針對這塊做鑽研。
2. 每次在臨床上遇到你的 TA (target audience,也就是前述的身有疑難雜症的高社經地位者) 時,把握病情說明的時間,展現你對這塊領域的過人知識。相對地,對病情講解的方式要時常做沙盤推演和自我檢討,根據每次病人的反應來調整精進,下一次遇到類似的表現機會時,你的賣點就更能讓人一目了然。
3. 如蔡校長和踩雷家姊姊的建議,寫網路文章。但注意如果是打算強調醫療專業這個賣點,需要的網路文章就不是走心靈小語路線,而是走專業知識科普路線,風格可參考 杏語心靈診所 陳俊欽 醫師。

Version B


如果你的動機是 B. 靠名聲搞社運,那麼我的第三意見是:
1. 用「富有人性關懷的醫者」為賣點。相對地,平時在社會議題領域上就要針對相關主題做鑽研。
2. 不要在臨床上刻意推銷這個與醫療本身無關的賣點,以免遭致反感。來求診的病人當下有更緊急的問題,以解決他們的醫療問題為第一優先,可以在候診處擺放衛教單張的剩餘空間放一些和「人性關懷」這個賣點相關的、且內容對病人有幫助的單張,單張內印上社交網站連結,讓病人候診時無聊可翻閱或帶回家。如果你的服務好,治療效果佳,那麼這些周邊訊息自然會在他們心中留下正面印象,或進一步循單張上的線索找到你的社交網站帳號。
3. 如蔡校長和踩雷家姊姊的建議,寫網路文章。要強調人性關懷這個賣點,需要的網路文章就會是踩雷家姊姊所建議的心靈小語路線。

Version C


如果你的動機是 C. 自我滿足,那麼我的第三意見是:
1. 用 whatever 你覺得「成為那樣的人會很爽」的特色為賣點。
2. 臨床上,如果這個賣點與醫療有關,就盡量表現,如果無關,就不要用它打擾病人。在臨床以外的其他場域也是同樣道理,若你想強調的賣點與當下情境有關時,就盡量表現,若無關,就不要刻意強調,有機會時輕輕帶過就好。
3. 如蔡校長和踩雷家姊姊的建議,寫網路文章。文章路線設定為與你想強調的賣點相符。

【結語】


很多時候,我們想成為怎樣的人,跟願意付出怎樣的代價,常常是不一致的。比方說,我曾經想成為漫畫家,但無法克服對文科的厭惡,跑去理組,於是與美術系無緣,漫畫函授課程也沒持續下去。後來,我又曾經想成為技術精湛解說詳細的牙醫師,但無法克服對充滿唾液水霧的診間的厭惡,於是跑去口腔外科。又後來,我又曾經想成為黑傑克一般強大的口腔外科醫師,但無法克服外科系的操勞,於是跑去 SOHO 畫醫學繪圖。又後來,我又曾經想成為醫學繪圖界的台灣之光,但無法克服對程式設計的好奇,於是跑去學寫網頁,一大疊 3D 的書擺在櫃子當裝飾品。中間,我又曾經想成為偉大的社會企業創業家,但發現自己在 Holland 職業分類中的 E 型弱到破表,人格特質完全不適合創業。前陣子,我又曾經想成為厲害的前端工程師,但無法克服在 g0v 到處亂挖坑亂打嘴砲的習性,也無法靜不下心來好好學習,最後只能勉強當上 UI 設計師...

回到一開頭職能治療師的問題,不管你問這個問題的動機是 A,是 B,是 C,或是其他,這個動機很可能都只是暫時的,在自我探索的旅程中陪伴我們一小段時間,讓我們在不斷的試誤過程中,一步一步鎖定自己想要的、同時適合自己性向的、且自己能力上又可負擔的人生目標。講師們網友們的建議,只要覺得喜歡、不會造成太大副作用,都可以多加嘗試,只是注意這摸索過程所做的都是實驗,實驗還是要控制成本、控制在小範圍內,別因為一時腦充血砸下重本或拿自己跟家人的人生去當嘗試錯誤的籌碼,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

以上,全文以 CC-BY 授權釋出,歡迎繼續 patch 第四、第五、第六.. 意見 XD

本文 facebook 連結

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Loomio 創辦人來台活動 20 分鐘演講:「Blulu 量表 alpha 版 - 當網路工具遇上公共審議 - Part 2 網路工具篇」投影片 + 講稿 + 錄影 + 主題曲

日期: 2015/12/09
地點: Appier Cafe
活動共筆: https://ocf-tw.hackpad.com/Loomio-l8fikCsKHiG
錄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mvNTjZWaos&index=5&list=PLFuYOsppHDrnsqfUhKAs9tFkqyCVIoaSy
投影片含中文講稿: https://docs.google.com/presentation/d/19GFnA_ecKmJRcNNrluilIEVByXmY4YAfOXYQmzwmJWY/edit?usp=sharing
會後感言: https://www.facebook.com/ETBlue/posts/10206010200586796
主題曲: https://blend.io/etblue/blulu


講稿(中文)


  • 剛才家華講了他覺得很基礎很無聊的審議ABC基本概念,接下來就用這些概念,來分析一些資訊人熟悉的工具。接下來的投影片裡面有完整講稿,網址可以在今天的 hackpad 上找到。我叫 ETBlue,是 Blulu 裡面的 Blu
  • 我的 ID 很好記,就是對應我的中文名字。
  • 我做過的工作主要在這幾個領域,所以我看事情的角度也會比較侷限在這些範圍裡面。前陣子原本立志當前端工程師,但失敗了,所以現在 fall back 成 UI designer。
  • 今天算是八月在 COSCUP 演講的續集,主要的目標,是釐清上一場演講中沒處理到的部分。
  • 今天分享四個秘訣,

Part 1

  • 第一個是網路工具的應用範圍。剛才家華提到每一場審議要處理四個不同層面的課題
  • 第一個層面,呈現資訊,是網路資訊工具最擅長的。四年前我參加家華主持的審議,是會前寄一本議題手冊到家裡,中間有新的資訊,要在會議現場補印補發,所以最後會有一疊亂七八糟的紙。現在,家華做審議幾乎一律用 hackfoldr 跟 hackpad,可以隨時更新,比先前方便很多。
  • 第二個層面,執行特定審議會議形式,則是資訊工具不容易做到的,不容易做到的原因是,審議的會議形式,其實就像軟體的開發流程一樣,在實際應用的時候,會視情況做很大幅度的客製化,甚至有時會混用兩種以上的會議形式。所以,替某個特定的審議會議形式開發對應的資訊工具,是很困難的,即使真的開發出來,實際應用時遇到例外狀況的機率也非常高。順帶一提,家華剛才幹譙的公民咖啡館,台北市政府把公民咖啡館當成公務員的 KPI,其實就像有間軟體公司把敏捷開發當成 KPI 一樣,在座的 programmer 應該不難想像這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所以引起審議界的一些批評。
  • 第三個層面,主持討論、協助溝通、釐清與彙整發言內容,也就是實體審議的主持人或者網路小編的工作,則是目前資訊工具沒辦法做到的。雖然現在人工智慧已經發展得很好,但我們還是無法讓 siri 擔任主持審議的工作,siri 通常只會講一些冷笑話岔題。
  • 第四個層面,確立政治脈絡,也是目前資訊工具沒辦法做到的,畢竟目前我們沒有發展出像 magi 超級電腦那樣的資訊工具可以替代人類的政治判斷。
  • 所以等一下我們在講什麼網路工具適合用在什麼情況的時候,主要是講第一層,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有政府,或政黨,或NGO,或其他單位,找我們去導入某個網路工具到他們的審議活動中,我們可以事先跟對方說明,網路工具能處理的,主要是第一層,其他部分,不能靠網路工具,而是需要用審議專業領域的 know how 去解決。
  • 在網路跟審議結合的早期,大家可能會有一些美麗的想像,比方說,資訊人可能會想開發一個宇宙無敵霹靂厲害的線上審議平台,或者是政治人可能會想把審議搬到網路上進行等等,目前在經過一些嘗試後,我們算是有找到這個網路工具應用在審議的邊界,往後各位不管是開發網路資訊工具,或者是應用網路資訊工具在審議裡面的時候,都可以做個參考。

Part 2

  • 那麼,具體來說,到底哪些網路工具可以應用在哪裡呢?
  • 剛才講到,審議會議形式是類似開發流程之類的東西,在實做的時候,變化幅度很大,所以我們沒辦法很明確地說哪種審議會議形式,適合什麼樣的網路資訊工具。
  • 至於公共政策的生命週期,因為每一種審議的會議形式,都可能用在公共政策生命週期中的任何一個階段,所以,我們也無法很明確地說,在生命週期的哪個階段就適合使用哪些網路工具
  • 不過,不同審議會議模式之間有共通的流程,每個階段有各自的目標跟需求、所以就可以比較明確地列出哪個步驟適合什麼網路資訊工具。
  • 在 agenda setting 階段,需要跟stakeholders溝通,還有整理議題資料
  • 對應的工具有這些,其中家華實際有在使用的是hackfoldr跟hackpad,還有他最愛的白板,雖然白板不是網路資訊工具,但是因為家華太喜歡他了,所以我必須列出來。
  • 第二個階段 survey,跟第一個階段的需求一樣,主要都是處理審議籌備團隊內部的協作
  • 第三個inform的階段,主要要做資料呈現跟視覺化,然後要可以線上分享、隨時更新補充
  • 對應的工具可能有這些,目前家華實際使用的還是hackpad跟hackfoldr
  • 討論的階段需求就比較複雜,主持人跟參與者各自有許多需求
  • 目前實際用過的,有一類是直播工具,把實體會議直播出去,然後讓網路上看直播的人可以用文字的方式參與討論
  • 還有紀錄工具,比方說在hackpad打逐字稿,然後匯出到其他工具做視覺呈現
  • 投票的需求就這些
  • 目前家華有用過的是typeform,不過大部分情況他還是實體會議裡投票
  • 還有一些工具是整合多個步驟的需求,或是用一個介面內嵌其他的工具,然後客製化給特定的組織使用。其他還有一些常聽見的工具,我也順便列出來,這些工具主要是處理審議之外的其他公民參與的需求。

Part 3

  • 回到今天的主角,Loomio,
  • 剛才的列表,Loomio 有出現在4.討論 、 5.投票,也就是說,如果你是資訊人,今天有政府單位,或政黨,或NGO,或任何組織,找你幫忙在公共政策的審議過程中導入 loomio,那可以搭配其他表列的 1. 2. 跟 3. 的工具,一起導入。
  • 那Loomio實際用起來是什麼樣子呢?我們拿兩個案例來看,兩個都是政府發動,都是應用在公共政策,都是使用 loomio 當作平台。一個在紐西蘭,一個在台灣。
  • 紐西蘭的案例,我直接拿 loomio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來分析
  • 首先要注意的是,wellington 市議會是用 loomio 來向大眾諮詢,建立酒精管理的策略,並不是在 loomio 上直接產生法案,所以在政策生命週期中,這個案子我把他歸在第一或第二階段
  • 在審議會議流程裡,他們主要用loomio來進行「討論」這個步驟
  • 由於 loomio 平台本身沒有直接對應 survey 跟 inform 的功能,他們另外做一件事情,就是邀請相關的公務員和專業人士上來 loomio 平台,以便隨時提供討論所需的資料
  • loomio 團隊除了提供網路平台之外,還做了很多事情,包括 agenda setting 跟出活人在線上主持討論
  • 從審議四層結構來看,loomio團隊不是單純處理表層的網路平台、資訊呈現,而是跟整個計畫深度整合,處理深層的會議形式、主持等。以上是紐西蘭把 loomio 應用在公共審議的案例。
  • 再來看台灣的案例,去年的 6 7 月的經貿國是會議,坑主是國發會。
  • 首先,經貿國是會議是為了回應佔領立院行動的訴求而開的,背後對應的政策是服貿協議,舉行的時間點是服貿協議已經送入立法院準備生效,所以在政策生命週期中,是屬於第三階段
  • 他也是有online跟offline的部分,online部分也是有找民間參與籌備,但國發會希望民間處理的是第2層的會議形式的部分,而民間社群想處理的是核心的政治脈絡。
  • 從審議流程來看,國發會希望民間處理的是4.討論,民間則希望可以介入 1 agenda setting 跟 7 政府是不是會回應。
  • 總之後來在loomio平台上開了兩個討論區,不過最後包括我在內,參與的人很少,彼此之間也在自己的平行宇宙裡各說各話,沒什麼交集,整個活動就默默的結束了。
  • 紐西蘭的案例,至少從文章上看起來則是蠻成功的,台灣的案例,國發會簡處長自己事後也認為是失敗的。同樣是公共政策,同樣是使用 loomio來做審議,為什麼有人會成功、有人會失敗呢?我們來超級比一比
  • 首先,從政策的生命週期來看,wellington使用loomio的時間,是在政策生成的初期,經貿國是會議使用loomio的時間,則是在政策形成的末期。
  • 從審議的四層結構來看,wellington市議會有派專人在loomio上主持討論,經貿國是會議則沒有
  • 從審議流程來看,兩邊主要的差別除了剛才說的主持人以外,wellington市議會派了專家在loomio駐點,提供inform,經貿國是會議則沒有

Part 4

  • 比較完這兩個案例以後,有些個人心得跟大家分享
  • 過去幾次台灣這邊在網路審議上的嘗試,失敗的經驗比成功的經驗多。到底,在網路上做審議,怎樣才會真的達到審議該有的效果呢?我個人歸納出四個原則
  • 首先,由於網路工具有他的侷限,有些時候,跟實體工具並用,可以發揮更好的效果,像vtaiwan除了網路平台以外也有實體的聚會。
  • 其次,在政策生命週期裡面,不管是online還是offline,審議介入的時間點,越早越好。因為越晚介入,參與者對整場審議的信任度也就越低,會連帶影響參與意願跟討論品質。就像是經貿國是會議遭到公民團體抵制一樣。
  • 第三,由於網路上的討論行為跟實體有很多不同,資訊團隊越深入瞭解核心狀況,越能設計出好的參與流程,就像 loomio 團隊在 wellington 的案例一樣。當然,越接觸到核心的政治脈絡,就越需要面對價值判斷的問題,比方說,有時候政府做審議,其實只是為了把它當作一個過場,這些是除了審議操作技術以外,需要額外去思考的問題。
  • 最後,講到這邊,大家應該發現網路審議的成功與否,跟用什麼資訊工具,關係不大,畢竟資訊工具處理的範圍只是審議結構中的表層,最重要的還是核心的政治脈絡、主持、會議模式執行,內功沒練好,再新潮的工具也只是花拳繡腿,內功有練好,再陽春的工具也可以上戰場,就像強者 peggy 用 facebook 跟 hackpad 就可以做網路審議一樣。但今天 loomio 的朋友們在現場,他們也說使用 loomio 的話他們很樂意提供協助,所以可以多多考慮。

結語

  • 我的分享就到這邊,由於Blulu還在alpha版,內容隨時可能會改,但覺得有幫助的話就先將就著用吧!以上內容都以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的授權釋出。
  • 今天的演講要特別感謝阿端、ipa、pm5、charles幫忙發想講題,還有tka幫忙釐清資訊領域的概念,跟阿平老師幫Blulu畫了主視覺,au替講稿翻譯了英文版,還有 RS, macpaul, singing, LY, Fumi, clkao 等 OCF 國際交流計畫的所有工作人員,因為Blulu完全event driven,沒有你們辦這場活動,就沒有今天的簡報。OCF歡迎捐款 XD
  • 明年三月初的時候,家華會辦另一場審議的研討會,裡面有審議 x 資訊技術的議程,有興趣的歡迎跟蹤家華的臉書。謝謝

同場加映:Blulu 量表 alpha 版 Part 1 - 公共審議篇 / 台灣審議一姐呂家華

錄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jYsnbSOK7I&list=PLFuYOsppHDrnsqfUhKAs9tFkqyCVIoaSy&index=4
投影片: https://www.slideshare.net/secret/fzt8L0JkJAk8Qd
會後感言: https://www.facebook.com/luchiahua0515/posts/10153441102061026

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COSCUP 議程 40 分鐘演講:「動民主血淚史——為什麼我放棄開發網路審議系統」投影片 + 講稿

日期:2015/08/16
地點:中央研究院活動中心禮堂
投影片內含中文講稿: https://docs.google.com/presentation/d/1mBzmipPm87QcnoaQdKqhk4FBREbYIJ1011GNGt2__FQ/edit?usp=sharing


講稿


  • 謝謝 johnny,接下來的題目是動民主血淚史,為什麼我放棄開發網路審議系統。投影片裡面有完整講稿,投影片網址我放在 coscup 的 hackpad 裡面,請大家連到這一軌議程的共筆就可以看到連結
  • 大家好我叫ETBlue,我的ID很好記,就是對應我的中文名字這樣,所以記得B是大寫...
  • 我做過的工作主要在這幾個領域,所以我看事情的角度也會比較局現在這些範圍裡面
  • 今天我要講四個主題,第一是為什麼會有動民主這個專案,第二是我在參與這個專案的過程中幹了哪些蠢事,第三是我覺得網路審議未來該往哪個方向發展,第四是我有把這兩年的經驗做成一個量表,可以給其他project owner參考
  • 這個量表是把一個g0v的軟體專案裡面的東西列出來。如果你我一樣是資訊麻瓜,又不小心來g0v挖坑變成project owner的話,常常會遇到的問題是因為不知道開發一個軟體產品有哪些環節,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距離目標有多遠,這個表可以幫你作基本的自我撿測,等一下我會拿自己當例子做示範,底下紫色是domain knowledge,藍色是軟體開發技術,上面還有開發經驗,綠色的是時間跟意志力

Part 1


  • 接下來就講第一個主題
  • 為什麼會有動民主這個專案呢?
  • 一開始是前年的時候,綠黨的 charles 因為想要在他們黨內導入資訊工具,就跑去研究德國海盜黨的網路審議系統。
  • 那套系統叫做LiquidFeedback,為什麼叫做LQFB呢?
  • 大家比較知道的民主制度有直接民主跟間接民主
  • 直接民主是每次投票每個人都要親自參加,因為這樣會搞得大家很忙,所以直接民主不太能scale,只能用在比較小的團體,像是古雅典城之類的
  • 第二種間接民主就是我們現在的制度,有議員跟立法委員去幫我們投票通過法案,但是他們頭的票到底是反映民意,還是反映個人利益,就很難講
  • 為了解決直接民主跟間接民主各自的問題,就出現流動民主,意思是說,我可以委託別人幫我投票,但是那個人亂投票的時候,我又可以隨時把我的委任收回來,改成自己投票或委託另一個人
  • 而LQFB就是實做這個LQDM概念的系統
  • 後來海盜黨有Fork一套叫PRFB,基本上是一樣的東西
  • 還有另一套實做流動民主概念的系統叫Adhocracy
  • 剛才說綠黨的 charles 去研究了德國海盜黨以後,就開始針對流動民主這個主題辦聚會,第一次聚會是PM5架了一個Ad測試站,村長架了一個LQ測試站,demo功能給大家看看能用在什麼地方。
  • adhoracy長這樣
  • LQFB長這樣,後來因為村長要在g0v開一個專案玩LQFB,要替專案取個名字
  • ipa就把流動式民主取了三個字出來變成專案名稱
  • 這就是動民主的由來。
  • 因為說要放貓圖,這是我養的第一隻貓,他叫做豬血糕,幫黑貓取名字,我聽過最優雅的是littleq的貓,叫小黑客,另外也聽過有人把黑貓叫做歐巴馬...不過總之我家的叫豬血糕

Part 2


  • 那就進入第二個主題,就是我參與動民主專案的過程
  • 剛才講說村長他們架了LQFB跟PRFB的測試站
  • 想說要在台灣推廣這個東西,要先把他中文化,所以他們就開始翻譯PRFB,我是因為剛好有空所以被抓去幫忙翻譯。可是我一開始翻譯就卡住了,因為他的UI實在太難懂了,我根本沒辦法從他的UI猜到這個按鈕按下去會發生什麼事情,這樣我怎麼知道這個按鈕上面的字要翻譯成什麼呢?就想說,好吧,不然我先來重新設計他的UI,等UI設計好以後我就可以回來翻譯了。結果一開始設計UI,又卡住,因為我不知道上面的字代表什麼意思,不知道意思的話,我怎麼知道這顆按鈕應該要擺在哪裡呢?這樣不就dead lock了嗎?嗯好吧,後來就想說,不然我先來做系統分析好了,等我就知道有哪些功能以後,就可以回來做UI,然後等我做完UI,就可以回來翻譯了。
  • 這是當初的系統分析的圖解
  • UI草稿
  • 還有mockup。那時候我工作還是畫差畫,才剛開始學UI設計,所以只會用繪圖軟體做UI,那時候用的是號稱Adobe專門為UI設計師開發的軟體叫Adobe Fireworks,只是我剛開始用不久,Adobe就宣布他停產了...
  • 總之後來mockup做到一個程度,就開始有工程師加入啦,那一年Angular很紅,所以他們救用angular做prototype,工程師加入以後就遇到一個問題,因為我出圖,他們寫code,但是我圖檔常常改來改去,他們不可能一直跟著我改來改去啊,為了跟他們協做,那時候就想說好吧,我也來學angular好了!學了很久以後...因為程度差太多,學不起來,最後這個PRFB UI改版的專案就斷頭了
  • 投影片裡面有放當時的連結,有興趣可以點去看
  • 以上PRFB改版這個專案,用量表來看,可以發現我除了時間以及意志力以外,其他軟體開發需要的能力幾乎都沒有,這樣量起來發現專案會斷頭也是很正常的。
  • 其實剛才PRFB改版的專案會斷頭,還有另一個原因,
  • 就是我們UI改版到一半的時候,村長跟PRFB的德國原廠開了一次irc線上會議,那次德國原廠的工程師說,他們要把PRFB砍掉重練,另外做一套新的。
  • 為什麼要砍掉重練呢?因為PRFB的設計主要是反應剛才講的那套流動式民主的委任的機制,但是這個委任機制,跟匿名投票的機制是相衝突的,因為比方說我委託你幫我投票,那我一定要知道你投了什麼票,我才有辦法監督你。但是德國的隱私權法律很嚴格,他們又希望這個投票系統將來可以用在有法律效力的正式的投票場合,所以剛才前面講的那個看起來很潮的委任機制,要從系統裡面整個砍掉。可是因為PRFB的存在意義就是實做這個委任機制,委任砍掉以後這套系統也沒剩下多少東西了,所以也不用改版了,乾脆直接開發一套新的。entropy他們把這個新的叫做BEO。
  • 當時irc紀錄在這邊,有興趣可以從投影片點過去看。
  • 那時候原本想說,既然你們要做BEO,那我就等你們做完再拿來用就好啦,可是那時候就逛他們的共筆,看到BEO的mockup,第一時間覺得,這個有點像是windows檔案總管跟outlook的綜合體。看一看就開始擔心,會不會將來BEO的UI就是長這樣?
  • 然後就想說好吧,不然我來做一套野生的BEO的UI好了,以後就讓他們直接拿去用。為了跟先前PRFB的UI改版做區隔,PRFB的UI叫做動民主1.0,BEO這個叫做動民主2.0。可是一開始做UI,又遇到相同的問題,就是BEO還只是概念,根本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功能,不知道功能的話要怎麼做UI呢?我就想說好吧,不然來做個野生的BEO系統規劃好了,這樣搞不好將來可以給正版的BEO他們參考。所以又開始第二次輪迴
  • 先是把他們的推薦系統的概念走過一遍
  • 然後畫系統分析圖
  • 然後做UI
  • UI做得差不多的時候,工程師又加入啦,但工程師加入以後又遇到同一個問題,就是我出圖,他寫code,我改來改去,又不好意思要人家跟我一起改來改去... 所以為了跟工程師協做,我又再度決定要學angular,這次因為在g0v混久了有吸收到宇宙天地精華,所以終於開竅了,後來動民主2.0的mockup就不是圖檔,是網頁了,而且是用angular接firebase做的
  • 這就是動民主2.0的mockup。不過只做了一點點,內頁因為功能太複雜,一直卡關,卡到最後就不了了之,所以專案最後也就斷頭了
  • 用量表來看動民主2.0這個專案呢,可以發現跟先前1.0也就是PRFB改版的時候相比,只多了一格,是德國人提供的設計概念,距離目標還是很遠,所以專案會斷頭也是很正常的。
  • 剛才講2.0斷頭,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大家知道去年底有選舉,所以去年年初開始,大家就在想說怎麼樣才能快點做出一些東西,可以在年底選舉的時候派上用場
  • 一開始是工程師把2.0抽出核心功能,變成2.0 MVP,後來又再從MVP抽出最具體的投票功能,變成動民主0.5,
  • 這是MVP的hackpad
  • 這是kirby做的0.5,因為是工程師做的,所以真的有做出來,沒有斷頭 XD 有興趣可以點投影片裡面的連結去玩玩看
  • 後來去年二月過年的時候因為gugod回台灣,村長就揪了一個小松,大家針對動民主做brainstorming,想找出可以實做又對年底選舉有幫助的功能,結論就是我們要做一個候選人政見問答網站,因為村長個人興趣的關係,版號就叫做1.337。
  • 這是那次小松的資訊,有興趣再點進去看
  • 我們下午bs完以後,傍晚的時候soidid出現,我們就很高興跟他說,ㄟ我們剛才討論說要做候選人政見問答網站blahblahblah,soidid聽了以後,就悠悠地說,嗯~~我們公司這陣子也想做類似的事情,所以我過年放假的時候就做了一個mockup,說著就掏出一個網址,就是市長給問嗎的prototype,結果市長給問嗎的功能跟動民主1.337要做的一模一樣,而且人家已經做好了
  • 這是市長給問剛推出的樣子
  • 現在已經改版很多了
  • 那時候就想說,ㄟ既然沃草已經做了,那我們也不用1.337啦,直接去加入市長給問嗎就好了,可是畢竟那是人家商業公司的產品,不適合一開始就open source,所以就沒辦法加入,那我就想說,不然我來做個野生的市長給問嗎UI好了,這樣就算沒辦法跟soidid協做,還是可以單方面輸出一些idea給他參考。
  • 所以最後還是做的1.337的mockup,叫做全民記者會,不過這個也是做完mockup以後就斷頭了
  • 前面講說,工程師把動民主2.0先收斂成MVP,再收斂成0.5,還有1.337,後來我才領悟到說,動民主2.0原本的scope太大了,以一般市面上的軟體產品來看,裡面的功能都可以拆成好幾間公司來做了,專案之所以一直卡關,是因為坑挖得太大,所以才會一直填不起來。
  • 後來我就知道說,與其挖一個超大型狀超完美的隕石坑然後填不起來,不如拆成好幾個小坑分開來做比較實在。
  • 所以後來我就比照工程師他們的方式,把動民主2.0的功能拆出來,變成很多個獨立的app,方便其他人填坑。有興趣的也是點投影片進去看
  • 用量表來看這個階段,因為比之前多學會一些網站開發的技術,所以距離目標有比較近了一點,但其實還是差很遠
  • 剛才講說,把動民主2.0的隕石坑切成很多小的坑,這麼多個坑,很明顯不可能一個人填,所以就想說我應該要來幫助其他人填坑,所以有一陣子就比較把心思focus在辦動民主松。
  • 但我自己很討厭參加活動也很討厭出門,辦動民主松完全不是我的強項,所以大部分都是寄生在別人的松,然後幾個人輪流揪團。一直到去年底的時候,因為大家各自忙別的事情,所以沒繼續在辦了。這幾次動民主松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專案,我有列在投影片上,有興趣的也是自己點過去看
  • 用量表來看,動民主松這個階段我有比之前多了一些軟體開發的經驗,不過還是距離目標有點距離...
  • 以上就是2013到14年我參與動民主專案的狀況,這兩年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我做UI的工具從adobe fireworks升級到angular接firebase了,這個叫做已知用火
  • 這是我的第二隻貓咪,叫草蝦,之所以叫草蝦是因為他的顏色很像還沒煮熟的草蝦
  • 這是豬血糕跟草蝦

Part 3


  • 接下來講今天第三個主題,也就是網路審議的未來發展方向
  • 大家知道去年三月的時候,有很多人在立法院外面露營,那時候,就有NGO在馬路上辦公民憲政會議。
  • 那時候阿端他們就想說街頭審議要怎麼搭配網路工具,後來發現街頭審議完全沒辦法搭配網路工具,因為現場的3G根本都塞爆了沒辦法上網。不過為了讓不在現場的人也可以參與,阿端還是在loomio開了討論區。
  • 那時候因為沒宣傳也沒人力,討論區很冷清,每個主題回應都不超過5則。
  • 後來佔領完以後,行政院為了回應佔領的訴求,開了一個經貿國是會議,裡面有開放一小部分給網路參與,網路參與的部分後來是中研院資訊所執行,所以還蠻先進的,
  • 他們有開hackfoldr
  • 第一階段發散收集意見的時候,有在google moderator開討論
  • 第二階段收斂的時候,是在loomio開討論。結果參與的人也是很少,討論也是不超過6則。但是在這參與人數很少的討論中,發現一個問題,就是每個主題點進去,可以看到幾乎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小宇宙裡各說各話,彼此之間沒有交集的。
  • 看到經貿國是會議的loomio以後,我才發現說,網路審議不是在某個平台上開討論區就好了,還要有人扮演橋樑或翻譯米糕的角色,把大家拉到同一個平行宇宙裡面討論,這樣最後才可能產生共識,不然不管用什麼平台討論,最後都不會有結果。
  • 當時我有把一些觀察寫在動民主的g+社團,說網路審議的關鍵不在工具,在主持人
  • 後來就想說,要做網路審議的話,我應該要去瞭解這些主持人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剛好那時候NGO有在辦一系列的草根論壇,有主持人培訓,就過去看看
  • 一開始是ipa跟isabel想說要在g0v辦一個草根論壇,我們就去找憲動盟的秘書長討論籌備的事情,結果一討論發現,他們其實之前已經辦了很多場草根論壇,只是因為資料沒有放上網,所以大部分人都不太知道。當下ipa就覺得說,同樣是去收集動民主的use case,與其再多辦一場沒什麼人知道的草根論壇,不如去幫憲動盟做open data,幫他們把資料放上網。那誰要跳坑去幫憲動盟做open data呢?當然是腦波最弱的人去,所以就是我去...
  • 當時的hackpad網址在投影片,也是有興趣可以點
  • 總之為了收集動民主use case加上幫憲動盟做open data,去年12月開始我每個禮拜撥一天去憲動盟跟仲庭和家華協作,幾個月下來有一些初步的成果,
  • 這是憲動盟野生官網,我們有討論出一個審議記錄的呈現方式,還有對應的結構化資料格式跟SOP,是不管什麼類型的審議都可以採用的
  • 從去年12月到今年5月跟仲庭和家華協作的期間,我們也有找出一些關於網路審議的大方向
  • 首先是對審議這件事情來說,網路跟實體各有各的適合的地方,比方說發散收集意見或宣傳的時候適合用網路,收斂成共識或決議的時候適合用實體,兩種管道應該是看情況搭配使用,而不是硬要把審議這件事情整個搬到網路上。
  • 其次是對審議來說,有幾件事情是網路比較難做到的,第一是確保大家從頭到尾參與整個過程,而不是每個人都來插花一下,問重複的問題,這樣就會一直鬼打牆。第二個網路難做到的事情是在聽不懂的時候即時釐清發言內容,或者岔題的時候馬上拉回來,而不是等到歪樓以後整個收不回來。第三是審議的重點不是全民參與,而是利害關係人要參與,但很多重大爭議事件的利害關係人,都是沒有上網能力的人。
  • 再來是網路審議工具的TA,不是偶爾參加一兩場審議的鄉民,而是一年規劃N場審議的主持人團隊,要開發審議工具的話,應該以第一線審議團隊的需求為主。
  • 至於第一線的審議團隊可能會有哪些需求呢?去年g0v summit的時候,家華有把人類世界中已知的審議操作方式列出來,大概有60種,60種審議方式就會有60種scenario,即使是同一種審議方式,也會因為來參加的人不同而有調整,所以說,世界上不可能有一套網路工具可以符合所有的審議需求,比較實際的做法,是規劃每一場審議的時候,看情況選擇適合的工具。而身為資訊人能做的,就是協助這些第一線的審議團隊挑選適合的工具,或者在必要的時候幫他們組合起來。
  •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放棄開發網路審議系統,因為接下來需要的東西已經不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接下來需要的是有全端工程師去進入審議團隊裡面,跟他們一起工作。
  • 以上就是我看到的網路審議的發展方向,也就是要跟實體審議緊密結合在一起。
  • 其實網路跟實體審議結合的做法,早在動民主這個專案出現之前,家華他們就有嘗試過,大前年的時候台大政治系跟泛科學合辦一場「健康與醫療資料的加值應用」公民論壇,當時家華他們處理實體,泛科學處理網路
  • 這是當時的url也是有興趣的點進去看
  • 當時因為時程很趕,實體跟網路沒整合的很好,不過是一次不錯的嘗試
  • 另一個網路跟實體結合的例子,是去年12月來自行政院的蔡小姐在g0v黑客松提案,au他們跳坑做vtaiwan,也是有興趣的可以點進去看
  • 這是我家第三隻貓,叫做甜不辣
  • 這是草蝦跟甜不辣

Part 4


  • 去年因為動民主的關係,跟高村長一起去行政院被諮詢,那時候行政院的蔡小姐問說,到底要怎樣在網路上收集到有價值的意見?
  • 我們知道網路討論通常都會發展成兩種狀況,一個是太發散沒有共識,一個是太取暖沒有多元意見。
  • 現在經過一年以後,我終於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就是人類討論事情的時候,要處理兩個獨立的問題,一個是超展開沒共識,一個是資訊不透明。超展開的部分要用審議也就是政治學的手段去處理,資訊不透明的部分要用網路工具去處理,兩個問題同時處理,才會有效果。
  • 審議的部分就交給家華他們,至於網路的部分呢,我有把目前看到過的資訊工具列在投影片裡面,前面兩張通用平台指的是可以獨立運作的小工具,
  • 後面專用平台指的是為某個單位特別量身定做,或者已經把工具組裝好的成品。
  • 今天的結論就是,如果你是全端工程師,你想讓這些資訊工具在台灣的審議民主發揮作用的話,請去找家華,家華是公民憲政會議的發起人,每年規劃很多場審議,現在在很多政府單位當顧問或委員,因為我不方便把別人的個資放到投影片上,請大家自行在facebook搜尋呂家華,台大政治系的那位。
  • 之後如果有什麼新的資訊,也歡迎補充到動民主的hackfoldr裡面。
  • 以上就是今天的內容,那我們回到豬血糕,嗯我的意思是說,回到我們的量表
  • 最右邊是今年的我,比去年多出了審議的domain knowledge以後,野心變得更小了,一開始是想解決人類代議民主的問題,現在想說可以來coscup跟大家分享就好了,這中間,我覺得有一些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第一個就是
  • 人越外行,夢想越大
  • 第二個就是,當初做動民主的時候,真的一點都不懂審議,是連自己都不懂的那種不懂
  • 但是不懂的時候也不能怎麼辦,就是要動手去做,要不是走過這麼多冤枉路,我現在也不會發現以前的自己不懂
  • 最後就是,如果你跟以前的我一樣覺得有滿腔雄心壯志,要來拯救人類的話,那一定要趕快動手做事,因為等發現自己不是天才的時候,就會懶得做事了,跟我現在一樣...
  • 兩年的時間真的好快呀!你看草蝦都長大了
  • 那我今天就講到這邊,謝謝大家,有沒有人要問我問題


網路星期二 10 分鐘短講:「除了做網站/修電腦,工程師還可以在NPO做什麼?」錄影 + 投影片 + 講稿

日期:2015/05/12


講稿


我叫 ETBlue,現職號稱是 UI designer,因為參加 g0v 的動民主專案,需要瞭解審議民主,所以有時候會去公民憲政推動聯盟亂入,當志工,一邊做草根論壇的網頁,一邊摸索動民主專案開發的方向,這就是我今天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今天的主題是工程師可以在 NPO 做什麼,但我其實不太算是工程師,算是設計師,可是在 g0v 我也不敢自稱設計師,都說自己是畫插畫的,不過一到 NPO,我就會自稱是工程師,說我要寫網站… XD

我在NPO的時間很少,每個禮拜不到一天,其實我的個性不太擅長溝通,如果覺得別人聽不懂我說什麼、或沒辦法很快達到共識,我通常不會想說服別人。所以其實我一直對NPO有種既崇拜又不想接觸、敬而遠之的心情。但是憲動盟有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們辦公室設在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然後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去年還是前年開始,請來某大資訊公司的PM當秘書長,秘書長今天也有來,他叫仲庭。因為有仲庭在的關係,突然之間憲動盟就變成是宅宅 friendly 的了,我講網站前後端,講資料庫,講CMS,SEO,甚至講google drive權限,都有人可以馬上聽懂,然後這個人又可以馬上告訴我哪些東西是NPO當下需要的,然後他又站在執行第一線,擁有決策權,我們兩個討論完,不用等誰誰誰同意,就可以馬上開始做事。我在憲動盟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因為有仲庭在才可能實現。在這邊我要呼籲各位NPO的老闆們,拜託你們請執秘的時候,可以盡量請這種有資訊背景的跨領域執秘,這樣害羞的阿宅想幫忙的時候才不會不得其門而入...

做網站的部分,就是這個沒做完的憲動盟野生官網,原本為了呈現草根論壇的會議記錄,所以做這個網頁 http://g0v.github.io/don-constitute/public/grassroot-10-tapcpr-20150201
不過要把原始記錄變成結構化資料,需要人手,後來發現NPO都很忙,沒有人手做整理資料這件事情,經過一番摸索,仲庭發現最經濟實惠的方式還是用一個好的部落格系統放所有的文字圖片影片...,所以現在我們又回去用 google 家的 blogger。雖然野生官網最後沒用到,但這個摸索的過程很有趣,對我釐清動民主方向幫助很大,這個就之後有機會再說。以上是做網站的部分。
修電腦的部分,很普通,就設定辦公室 wifi,或者強迫使用防火防雷的安全延長線...

除了做網站、修電腦之外,最常做的事情:在論壇或講座或記者會的時候,到現場打字做即時文˙播,畢竟我們鍵盤族什麼不快就是打字快... 打在 hackpad 上,然後 hackpad 投影出來,讓聽眾即使不小心睡著也可以隨時回頭看剛才別人在講什麼... 好,這個太不值一提了。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前陣子318一週年的時候,濟南路活動現場要做影音直播。直播要用網路,人在馬路上,只能用手機的 3G 或 4G,但有活動的時候現場人很多,手機網路一定塞車,所以辦活動的人要自己架戶外網路,直播才不會播到一半斷線。我因為 g0v 的關係,認識線路組社群,又因為憲動盟的關係,認識318活動的總召,所以剛好可以幫兩邊牽線。牽這條跨領域的線,對我來說很頭大,一開始NPO的夥伴可能不懂為什麼我們辦活動要自己架網路,為什麼網路只給工作人員用、不能所有參加遊行的人一起用,為什麼架網路的人要問一堆枝微末節的問題...;線路組的人可能也不理解為什麼NPO的活動都要到前一個禮拜才能確定細節,讓他們規劃網路架構、找人手、準備器材這些前置作業變得很趕。最後牽線成功的關鍵,是在線路組社群那邊找到正確的窗口,他叫 mouse,他跟仲庭一樣是跨領域的資訊人,除了會架網路,在很多 open source 研討會他都是當場務組組長,擅長跟各種身份各種年齡的人溝通協調,而且平常原本就有參加其他NPO的活動,所以對NPO的狀況很能體諒。他跟仲庭很類似,是線路組裡面既有決策權力、又有實作能力、又能跨領域溝通的少見人才,是線路組與NPO能順利合作的關鍵。

我原本在g0v習慣的做事方式,是凡事先做再說、時間不算成本、人力不算成本、開專案不用錢、事情做一半就算了、不用有壓力、一切好玩最重要,但到憲動盟,看他們每個人都一個人當N個人用,要跟政府周旋,要跟有錢有勢的政黨角力,我就變得很謹慎,以資訊人的角度去看,可能很多NPO手上的事情都很有改善的空間,但是如果導入資訊工具不是節省他們的時間、而是增加工作負擔的話,除非那些多出來的工作我可以代替他們做完,不然我自己是寧可不做,寧可去打逐字稿、或者去做其他跟資訊無關、但可以馬上幫到他們的事情,我的態度是:寧可當一個剛好懂資訊的NPO人,而不是一個來NPO作客的資訊人,才能真正幫助到在前線作戰的這些辛苦的NPO夥伴。


318 佔領立院週年晚會 5 分鐘短講:「草根發聲、翻動憲改!」影片 + 講稿

日期:2015/03/18
地點:立法院外濟南路上
錄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gQV8pVLzMA&t=2h04m55s


講稿


我叫 ETBlue,是個阿宅,去年三一八的時候,主要是在 g0v 帳棚幫忙。佔領完,我們不用再 24 小時排班,鬆一口氣,但後來看政府回應,覺得有種被唬爛的感覺,事情其實沒有結束啊,還好這些 NGO 也還沒放棄,還在推公民憲政會議,看到他們在辦草根論壇,我就去聽。

我參加的那場,主題是空氣污染,其實我跟空氣污染很不熟,只知道叫我爸出門爬山前開 g0v 的空污地圖,看 pm 2.5 濃度,那次草根論壇本來想說自我介紹完以後,就鴨子聽雷到最後,結果講一講,發現其實我不是不懂欸,而且意見還蠻多的,很多事情我說不出來好或不好、支持或反對,是因為專業知識不夠,但他們就安排專業的人在旁邊,討論到一半缺資料卡住的時候,他們就提供我們需要的資料,然後把做決定的權利交給我們。

我就想說,奇怪,這不就是政府應該做的事情嗎?我們付錢聘請官員,不就是要他們花時間去搞懂這些專業的東西,回來幫助我們做決定嗎?怎麼會變成他們領完我們薪水以後,去搞懂以後,反過來說這個很複雜,我們這些外行人不懂,不要想太多做就對了,我上班的時候,如果這樣跟我老闆講話,應該早就被 fire 了,但這些官員都不會,真的是。

好啦回來草根論壇,公民論壇這種東西,其實很麻煩,以前我都很懶,國家大事都丟給 NGO 去傷腦筋,我每天轉貼按讚,幾年投一次票就好了,現在搞什麼審議式民主,什麼都要自己想,什麼都要搞懂,什麼都要參加討論,發現民主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是當老闆的不花心思經營公司,員工就會亂搞,當公民的不花心思參與民主,就會有三十秒通過服貿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接下來,我會每天少打一點電動,把時間花在搞懂這些事情,把時間花在做公民,做國家主人。面對這些接踵而來的草根論壇,我已經準備好了,請問現場的各位,你們準備好了嗎?

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黑客松日記 + Wirecast for YouTube 筆記:g0v.tw hackath14n | 台灣零時政府第拾肆次野百合黑客松

今天大松,我陰錯陽差負責直播,順便衝刺了一下手上的專案,當然也吃了很多食物...

直播


初次使用 wirecast + ipad cam + apogee mic 直播,自己監聽起來感覺音質蠻不錯的,軟體方面都是免費 solution,感謝全知全能的 +Ly Cheng 大人提供。另今天我連中研院的網路又失敗了,還好有全知全能的 +Gavin Chang 大人架了直播專用網路。另由於 wirecast cam 透過 wifi 傳來的訊號還是時有不穩,還好有全知全能的 +Macpaul Lin 大人帶高級 DV 來錄影(淚)

為什麼要用 wirecast


wirecast 是一個桌面軟體,有 windows 跟 mac 版,功能是提供直播主控台,在直播訊號傳送出去前,可以在自己電腦上做畫面加工,如切換鏡頭、切割畫面、疊浮水印等,加工完以後的畫面才傳送到網路上。wirecast 這類軟體,讓網路直播不再只是赤裸裸的充滿 NG 的現場畫面,而是可以變得像電視上的球賽轉播一樣精緻。

wirecast 有分一般通用版跟 youtube 專用版。一般通用版支援包含 youtube 在內的多種直播平台,有 studio 跟 pro 兩種等級,都要付錢。youtube 專用版也有 studio 跟 pro 但價格都比通用版便宜,除此之外,還有第三個 play 等級,是免費的。大概是因為擔心 youtube 免費版的存在會衝擊到一般通用版的銷售,wirecast for youtube 的 pricing 網頁直接從 wirecast 官網進去是找不到的,要從 youtube help 連過去: wirecast for youtube 網頁

為什麼要用 wirecast cam


wirecast cam 是一個 mobile app,目前只有 ios 版,功能是跟 wirecast 桌面軟體搭配,把 ipad / iphone 當成外接鏡頭使用。傳送訊號的方式是透過 wifi,所以 ipad / iphone 要跟電腦連上同一個區域網路。

以往用筆電內建的鏡頭直播,一開始直播,人就不能坐在筆電前面,這樣無法一邊直播一邊監控畫面,也沒辦法拿筆電同時做別的事情。如果要外接鏡頭,就得多帶一大包 DV 轉接卡線材腳架等,讓出門難度大幅增加。wirecast cam 的出現,讓像我這種沒有 DV 也不打算在參加活動時多帶一大包傢俬的輕度直播宅,可以直接用隨身的平板跟手機,搭配一個小淑女包就裝得下的桌上型腳架組,從容優雅地進行直播。

我今天的裝備:

  • 延長線
  • Macbook Pro 13" + 產品隨附電源線
  • iPad air + 產品隨附 lightning USB 線 + 產品隨附白豆腐
  • Takeway T1 鉗式腳架 + Takeway T-TH01平板座
  • Apogee MiC 96k + 產品隨附專用 USB 線 + 產品隨附三腳小腳架

wirecast cam 設定方式


  1. 新增並設定好 youtube live event
    • 確定活動時間時,就可以設定 youtube live event 了,這樣可以在宣傳時同時釋出直播網址
  2. 安裝程式
    • mac 上安裝 wirecast for youtube
    • ipad 安裝 wirecast cam
  3. 接上訊號
    • mac 接上 apogee mic 96k,mic 指向音響,mic 的 gain 調到最大再往回微捲半個捲軸距離
    • mac 和 ipad 連上同一個區域網路
    • mac 打開 wirecast for youtube
    • ipad 打開 wirecast cam 並按下紅色錄製按鈕,此時 mac 會透過區網自動抓到 ipad 的 cam
  4. 設定畫面
    • mac 上的 wirecast for youtube 內新增 shot 選 ipad 為 source(會顯示主人替 ipad 取的名字)
    • mac 上的 wirecast for youtube 內的 ipad shot 上按齒輪按鈕,把 audio source 設定成 apogee mic 96k
  5. 開始直播
    • mac 上的 wirecast for youtube 內選單 output -> settings 登入 youtube 帳號,會自動抓取已經開好的 live event 資料
    • mac 上的 wirecast for youtube 內按 stream 按鈕將訊號傳送到 youtube
    • youtube live control room 網頁中按 preview
    • youtube live control room 網頁中按 start streaming
  6. 中斷與恢復直播
    • mac 上的 wirecast for youtube 內按一下 stream 按鈕停止傳送資料
    • mac 上的 wirecast for youtube 內再按一下 stream 按鈕繼續傳送資料
  7. 結束直播
    • youtube live control room 網頁中按 stop streaming
  8. 回顧直播內容
    • 直播結束後,直播內容會直接變成 youtube 影片,且自動略過中斷的部分
    • 以 g0v hackath14n 來說,早上九點到傍晚六點的直播,最後只有三個多小時的影片,包含早上專案簡報、下午短講、傍晚成果發表

細部調整選項


  1. 一開始用 wirecast 自動預設的 1080p 4000k bitrate,cpu 常常吃到 100%,膽小的我於是把 output canvas 改成 720p 2500k bitrate,心理上感覺好像有改善一點,但不確定
  2. 中間 youtube 直播頻道出現吱吱吱噪音,但現場監聽沒問題,似乎把 shot 的 output source 重設一次可以改善,但不確定

以上資訊,供輕直播愛好者們參考。

COSCUP 野生官網


如同先前在 google+ 所發表的,我在動民主的企劃之旅已經告一段落宣告脫坑(詳 google+ community 文章:動民主 post hackath13n 報告暨脫坑宣言),加上最近又一直在做各式各樣的野生官網,所以今天的專案是:COSCUP 野生官網 @ g0v hackath14n

今天提案結束以後,
超幸運地馬上有一位橫空出世的前端工程師 Mr.BigMouth 出手幫忙,霹靂趴啦地釐清需求、敲定 spec、分配任務,然後光速把功能做了出來,我則在旁邊依照指示調整 html css 跟問一堆結構規劃方面的問題。對於習慣一個人半夜默默自幹、一邊打電動一邊悠哉寫 code 的我來說,這種幾近 pair programming 超高效率開發的體驗很罕有,感覺超級精實,好久沒有在黑客松這麼紮實地做事情了,非常滿足!

雖然我還是浪費的一半的時間在外面喇賽... 但以往是全部的時間都浪費在外面喇賽,這次至少有一半的時間在認真跟隊友打怪,算是大進步 XD

然後開始反省,為什麼會演變成每次來黑客松都在喇賽,其實在黑客松現場是很容易被打斷的,跟A打個招呼、回答B的問題、和C敘舊、旁聽D跟E的聊天,時間很快就不見了,而我是很討厭 context switch 的人,所以後來乾脆放棄在黑客松做事情,全部都在家裡 prehack,去現場就是吃東西跟招呼客人。這次多虧 Mr.BigMouth 雷厲風行地衝刺進度,讓我也不禁跟著收起懶散的心情,把外務擺一邊,專心做事。專心做事的感覺真好,這才是 g0v 魂啊!

下午 LY 給我看 COSCUP 2015 正式官網的進度,全知全能的 +Li-Ting Shirley Huang 大人已經用一個叫做 react native 的超過我腦容量的外星科技自幹完全端並準備在 ios 上架,壞消息是這種作法下議程資料並不是 json 檔案,目前是一個 js object 的型態,而且將來不曉得會長什麼樣子,所以目前野生官網還無法取用正式官網資料,兩邊暫時只能先各自開幹。目前雙方進度:


繼市長給問嗎/全民記者會之後,再度無法跟 soidid 協作,老天為什麼要拆散我們(被拖走)

HackFoldr iOS app


今天還有一件另人驚艷的事情,就是全知全能的 superbil +Kai-Yuan Cheng 大人展示了基於 HackFoldr 2.0 UI 設計的 ios app,超美超順超好用,請看 VCR:
看完決定趕快把 sharefoldr 做完然後請他寫 ios app 好了 lol

工商服務:superbil 有在接 ios app 的案子喔,揪瞇

沒有八卦


早上 LY, soidid, pm5 集體不出現的時候,大家還在猜他們是不是故意迴避公開場合,結果中午 LY 到了,馬上被鄉民團團圍住,還差點被逼上台短講... 可惜沒有成功 XD

後來下午吃點心時,跟提案做論文系統的 Tim 聊天,他問說,g0v 會不會像植物公司和數字聯盟這樣鬧分裂?我跟阿平老師馬上回答:不會,因為 g0v 一開始就是完全地分裂,每個人自己一派,所以已經無法再分裂 lol

番外篇:餐具


今天值得一提的是終於記得自備餐具,我帶的是室友買牛頭牌不銹鋼炒鍋送的 牛頭牌雙層粉彩隔熱杯碗 跟 ikea 的半瓷杯子,感覺超爽der,有把手的隔熱杯碗又堅固又好拿容量又大又不怕燙又不怕摔,而且不會像免洗碗盤那樣軟軟的歪來歪去、一直讓油油的食物沾到手,裝熱食的時候也不擔心紙碗的塑膠內膜釋出有毒物質,百利無一害。g0v 大松一直請大家自備餐具,我竟然到現在才執行,真是汗顏... 今天唯一的缺陷是忘記帶筷子跟湯匙,下次要記得 XD

結語


以上就是我眼中的 hackath14n,其他精彩專案,請見:

錄影


g0v hackath14n 直播全程存檔影片(太早開始直播,前面有 20 分鐘都是待機閒聊中... 下次可以效法 RSCT 地下電台的主播精神,待機時把鏡頭切到 macbook 跟旁邊馬克泡講垃圾話 XD)

文件


g0v.tw hackath14n hackfoldr


2014年5月8日 星期四

開幹開團到開源:前往 g0v 的奇幻旅程(一)烏托邦的定義

原稿於 hackpad 編輯,由 ETBlue 主筆,g0v contributors 共筆完成,文章授權 CC By all g0v contributors

引言

自從 2012 年底開始參加 g0v 零時政府社群,這個宛如邪教一般的非組織就徹底佔據了我的每一天,人生翻開嶄新的一頁,周遭的世界也不一樣了。一言以蔽之:g0v 奉行的實力派行動主義、開源協作模式以及公民運動精神,正是我一直以來想要尋找的答案,在這裡,我看見烏托邦實現的可能。
【圖說】g0v 的核心價值位於行動主義、開源模式、公民精神三者的交集範圍 by +Audrey Tang
  • 行動主義:hacker, doer,DIY自幹魂
  • 開源模式:patches welcome, fork me,一種敞開胸懷的態度,分散式協同作業
  • 公民精神:民主意識,站在蛋的那邊,公民不服從
  • 行動主義 × 公民精神:一般社運團體
  • 行動主義 × 開源模式:linux, libreoffice, the noun project, ... 等一般開源軟體
  • 公民精神 × 開源模式:群眾媒體,如維基人社群
  • 行動主義 × 公民精神 × 開源模式:萌典,政誌,福利請聽,零時立院,政府標案,新聞小幫手,服貿受災影響地圖... 等具政治意涵的開源軟體

第一章:烏托邦的定義

有一天,人類終於設計出一套健全的制度:每個人盡情發揮烙印在 DNA 裡的自私自利的天性,不需自我壓抑或自我扭曲,卻又同時能夠對社會有所貢獻,讓小我和大我取得雙贏。人們仍然喜歡爾虞我詐,不過他們不再互相攻訐,而是為了共同的生存空間和周遭環境的各種挑戰鬥智鬥力。階級仍然隱約存在,齊頭式的平等並沒有發生,每個人依照對群體的貢獻度獲得相對應的社會資源。在這樣的世界裡,我努力追趕那些令我欽佩的人,與他們並肩而行,我與他們在靈魂深處的某個角落彼此相通,精神層面感到無比的充實。

嗯…我心目中的烏托邦大概就長這樣 XD

如同政治傾向是個人性格的反照,不同個性的人心目中的烏托邦也必定長得不一樣。如果每個人都能活在自己的烏托邦裡,那大概就是所謂的世界大同了吧?

雖然世界大同不太可能發生,不過我們至少能在伸手可及的範圍內,努力創造屬於自己的小小烏托邦。對我而言,g0v 正是那個應許之地。

g0v 究竟是…


一群各懷絕技的人,用聰明的方法做事,從根處治療台灣的民主病灶。他們像超人般用業餘的時間拯救世界,同時過著默默無聞的庶民生活。他們是你,是我,是捲袖子事生產的社會中堅,是各行各業的前線工作者,是等待發掘的社會游離能量。g0v 社群,是台灣公民意識到自己身為國家主人的表徵。(超人比喻引自公民 1985)

嗯…從哲學角度來說,我看到的 g0v 大概就是這樣 XD

不過整件事情的起源其實很普通,眾所周知的,很多人對社會上的事情都很不爽很久了,有一天,其中幾個阿宅忍不住大吼一聲「幹!我受不了了!我要做 OOXX 來改變這些鳥事!」結果旁邊一堆也忍很久的阿宅群起響應,於是他們就很快樂地宅在一起寫程式洩憤。後來更旁邊的人看到了以後,覺得很是羨慕,也跑來一起用他們各自的專長洩憤,結果人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專案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後就長成現在這樣一大陀了。

對於這無心插柳卻莫名其妙變成一大陀的情況,他們自己也覺得難以言喻,所以關於「g0v 到底是什麼」的問題一直沒有消失過,甚至隨著社群的成長,每隔一小段時間這問題的答案又要再更新一次…不過最原始的定義從來沒變:

簡單地說,g0v 就是一群想做點什麼事情來改變社會的人。

改變社會的方式


2007 年,在商學領域埋首苦讀的時節,哈佛商業評論上出現了一則令我極為震撼的廣告:

廣告內容(找不到 HBR 的連結,以商周的代替)
終於,你不必埋怨台灣有多爛,你可以讓她更好。 終於,你不必埋怨老闆是豬頭,你可以自已當龍頭。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和作家王文華的「若水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計畫在三年內投資至少新台幣1億元,幫助大眾創辦「社會企業」。若水將透過各種管道尋求提案。第一個管道,就是和《商業周刊》合辦「社會企業創業大賽」。改變社會,改變自已,方式可以很新、很酷、很時髦。我們幫你做到。
當時對創業滿懷憧憬又抱著公益夢想的年輕的我,瞪著雜誌上的廣告頁,內心翻騰不已,足足花了兩天才冷靜下來(嫩咖都很容易激動... = ="),隨後下了人生中重大的決定:參加創業比賽!創業的主題就叫做「醫學藝術家」,製作牙醫學診斷與治療的圖譜,填補醫病之間的資訊落差,促進臨床醫療的品質與效能。

接下來幾個月是一陣翻天覆地,讀書、找資料、洽談、腦力激盪、文書作業。後來,除了封閉的白色巨塔以外沒見過世面、生平第一次聽說商業計畫書這東西、連範本都看不懂、和顧問會談前才在高鐵上拿行銷學課本惡補——的可悲的我——所提出的創業計畫,當然沒有入選,原因是計畫不具公益性質(淚奔)。無論如何,這過程讓我認清了事實,發現自己的個性並不適合創業。噢,還有,當老闆很難,真的很難,我不該瞧不起自己的前老闆… orz

總之,當年的若水之友就跟現在的 g0v 社群一樣,都是一群想做點什麼事情來改變社會的人。但若水的創業大賽最終流產了,g0v 的成效卻一路急速竄升,同樣是改變社會,這兩者之間顯然有什麼不太一樣。

創業大賽帶給我的啟示


若水在社會企業創業大賽活動中,傳遞了兩個重要的概念:
  • 從事公益,要能自給自足
  • 改變社會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第一點是社會企業的中心思想:相較於靠捐贈過日子的非營利組織,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的社會企業,能在公益的路上走得更遠。不過其實「自給自足」有很多手段可以達成,社會企業只是其中一種——比方說,g0v 正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社群,所有參與者都不收錢也不拿錢,唯一的支出是每次黑客松活動的食物費用,金額不大,能輕易地募得金援。一直以來,這就是全球開源社群的生存之道:不求人也不受託於人,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做點喜歡的事情來回饋社會,自得其樂;如果因此而產生收入,那只不過是附加的贈品。

第二點非常關鍵,值得任何公益性質團體凝神思考。如同「從 A 到 A+ 的社會」一書中所說的,公益組織比一般企業更需要經營品牌形象,才能吸引人加入;不論是非營利組織還是社會企業,都必須讓人覺得很新、很酷、很時髦。這點往往是傳統社運團體的弱項,畢竟成天面對嚴肅的人間慘劇,實在很難不訴諸悲情。然而,一般人對於大部分的領域,都是沒時間深入瞭解的;而人在面對自己不瞭解的議題時,只要不謹慎思考,很容易就會出現錦上添花、落井下石的本能反應。在這類不經思考的本能反應面前,卑微的姿態很容易淪為嘲諷貶低的箭靶,或者是因為勾起罪惡感而引發厭惡,而形成社會運動的阻礙。因此,如果能夠像若水包裝社會企業的概念一般,把公益行動包裝成流行時尚般的風潮,對社會議題行銷是非常有幫助的。g0v 在這一點有先天上的優勢,畢竟寫程式這件事原本在大眾的認知中就蠻酷的,加上社群發起人又是開放源碼界的神級人物,很容易令人產生聰明而強悍的印象,雖然常常被誤認為是反政府組織,不過不管怎麼說,就是不會被當作是好欺負的傢伙。

但只有這樣是不夠的,儘管提出這些優秀的概念,社會企業創業大賽活動本身仍不幸告敗了。這個故事裡,有許多值得後人借鏡的地方。

公益航道上的暗礁


有強大的牧羊人,就會引來孱弱的羊


創業很難,創業又盡企業社會責任更難,至於創立一個社會企業,則是難上加難。其實,那場社會企業創業大賽,根本不該有我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外行混在裡面。我想主辦單位太盡責了——淺顯易懂的文宣、明確的主題規劃、完善的說明文件、包山包海的諮詢服務,在在降低了創業外行人的心理門檻,讓我這種有夢想沒實力的人,誤以為自己也能躋身其中。

<aside>不過,即使再來一次他們應該還是會這樣做吧?畢竟若水的目標是播下社會企業的種子,這一點,他們做得非常成功。雖然比賽本身流產了,卻成為我打開企管之路的第一扇門,那數個月的籌備也成為寶貴的經驗資產,是我從若水手上平白得到的禮物。</aside>

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到,主辦單位扮演什麼角色,就會吸引什麼人來參加。主辦單位扮演無所不能的牧羊人,就會引來需要別人打理一切的無能的羊。反觀 g0v,則是主辦單位扮演強大的羊,於是就會引來同樣強大的羊,或其他雖不強大、但有志於自我鍛鍊的小羊。

g0v 常被抱怨難理解、參與門檻高,大家也一直想辦法解決這問題,不過從這故事來看,把門檻做到像若水一樣低不見得是好事,可能會招來大量非目標族群,浪費許多額外的時間接待他們。所幸 g0v 降低門檻的方式跟若水並不同,若水像管家一般預先替你設想好一切,比較容易養成依賴心態,做起來也很費神;g0v 則是像朋友般建議你往某個方向走,之後的事情到時候看著辦,比較能夠鍛鍊每個人的獨立思考,管理也不需費力。比起來,g0v 的角色拿捏可說是輕巧且恰到好處——但這並不是刻意的,只是單純地遵循開源社群二十年經驗所淬煉出的最佳作法。

有物質的誘因,就會降低非物質的誘因


若水提供豐厚的投資條件,作為比賽優勝的報酬。對於以精神力量為原動力的公益事業而言,金錢獎勵系統的加入,似乎造成了雙頭馬車——究竟是為了錢?為了得獎的風光?還是為了行使公益的初衷?我自己都說不上來。如果真的有心做事,即使沒有資金也會想辦法探索各種 lean startup 的可能;一旦把取得投資當作創業的條件,反而讓人在規劃階段就下意識地放棄組織極簡化的自我要求,而限縮了執行手段的多元彈性。總之,體驗過這段心理拉鋸後,我認為物質與非物質的獎勵系統是彼此不相容的,假使兩者並存,最好有強烈的主從之分。

金錢在 g0v 也是常見話題。有人希望 g0v 成立基金會,方便捐款;有人想付錢給專案團隊,加速開發他所需的產品。不管錢怎麼來,跟著錢一起出現的管理成本和心理壓力都讓人退避三舍。從若水的經驗來看,不管將來 g0v 是否發展出 careware 的授權方式、是否提供針對個人或個別專案的匿名捐贈、是否有人因為開發 g0v 專案而得到工作、是否有 g0v 專案轉為營利的產品……,金錢最好不要納入社群的常規,讓大家能夠保持單純的初衷,享受開源之道帶來的喜悅。

拋下一切全職投入的門檻,遠高於隨手可得的日行一善


改變社會的方式很多,可嚴肅、可輕鬆、可大可小,其中,創業屬於非常激烈的那一種:你的作息、生活圈、情感寄託、甚至生命意義,都會因為創業而劇烈地重組,創業者與他的家庭會因此而付出巨大的代價。以創業之道改變社會,這份代價就是基本的入場卷。如果不是創業,而是受雇於社會企業或非營利組織,那麼代價就小的多,只需付出全職工作的時間。如果不是全職,而是利用業餘閒暇呢?那麼改變社會的入場卷,就會變得非常容易取得,換句話說,非常容易得到人們的響應。社會企業創業的極高入場票價和極低成功率帶給我們的啟發是:如果希望讓公益行為變成一種群眾運動和社會風潮,那麼,入場卷的定價就得反其道而行。

回頭看 g0v 的入場卷,不一定便宜,但極度自由——要付出多少時間、精神,由每個參與者自己決定。大家會彼此提醒,不要為了社群事務而影響到原本的工作和生活。這種充滿彈性、體貼人性的作風,會造成專案進度的不可預測性,但能確保貢獻者不會折損,不管他選擇長遠地投入,或是自在地離開。g0v 的人數統計中可以發現許多一次性的參與者,社群中因而產生關於折損率的討論。在我看來,折損的定義是因為違背了個人意願,導致挫折或不愉快,而令人失去投入的熱情;除此之外的情況,與其說是折損,不如說是開發和推廣的角色轉換。或許是來過一次後感到無從切入而退到遠處觀望,又或許是工作忙碌而暫時無暇投入,不管原因為何,當這些輕度參與者花更多時間在社群之外的生活圈,就表示 g0v 擁有更廣的潛在影響力。

總之,和社會企業創業不同的是,所謂的入場卷,也就是付出時間心力的多寡,並不是 g0v 的門檻所在。如同前面提到的,g0v 的參與門檻是在學習理解方面的障礙。新朋友總是搞不懂 g0v 究竟是什麼,畢竟這問題眾說紛紜,有時候連社群中人也不見得講得清楚。或者是面對眾多專案眼花撩亂,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沒有明確的指引可以遵循,也不確定該問誰。不然就是大著膽子嘗試加入討論,卻被海嘯般高的技術詞彙擊倒,而開始自我嫌棄。對 g0v 而言,定位釐清、資訊彙整、專業分流等必要的基礎建設,才是降低進入門檻、增加社群參與者的關鍵。

得天獨厚的 g0v


從這些比較中發現,同樣是改變社會,g0v 不僅具備若水創業大賽的優點:能自給自足、擁有新潮的形象;更巧妙地繞過種種公益航道上常觸碰的暗礁:不會吸引到不適當的人、沒有令人分心的物質誘因、也不會拖累大家的生活;簡直是航海界的超級舵手。不過,問這位舵手他到底如何觀察周遭情勢、精確計算路線、閃避各種災禍的可能?其實他本人也答不出來。畢竟,這些並不是事前周延規劃的成果,而是單純地遵循某個小眾文化中的慣例所導出的必然狀況。這個獨樹一格的小眾文化,即是近二十年在程式設計領域捲起一陣旋風的「開放源碼」。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