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Blulu 量表(x) 模型(o) Gamma 版常見問答集(二)量表能否套用在技術社群的治理上?


同樣是臉書 comment 複製貼上~

問題:


最近 CodeTengu 碼天狗 issue 99 中提到了社群發展的困境「是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出國的出國開公司的開公司」... 關於技術社群的治理與發展模式,Blulu 也可以套用嗎?

回答:


技術社群的治理跟國家的治理,最根本性的差異,在於強制性。在技術社群裡面,做選擇的門檻是很低的,大家合則來不合則去,可以參與,可以不參與,可以換個社群參與,違反社群守則頂多被公幹,臉皮厚一點人家也拿你沒輒。但在國家裡面,做選擇的門檻(搬家、換國籍)很高不用說,且無法選擇不參與,因為國家有對你採取暴力的權力,當你的不參與(不繳稅、不登記公司... etc.)或我行我素違反了國家法律,會有警察上門來抓人、會被關、會被罰錢、或者更嚴重的時候會被合法地殺死。


換句話說,社群是因自由意志而凝聚,但國家通常不是。這就是為什麼國家治理的問題特別棘手,因為必須想辦法讓一群心不甘情不願不得不坐在同一艘船上的人,能夠往某個一定有許多人不認同的方向前進,而不會沈船,這是一門很高深的藝術。而 Blulu 原本的用途,主要就是處理這些棘手的事情。如果把 Blulu 拿來套用在技術社群的治理,那會有點像是在用要求擁有特殊暴力的大鯨魚政府的高標準,去要求這些通常是不支薪的技術社群的小蝦米組織者,這樣的話,可能對技術社群來說會有點太嚴格了,或者說,可能會不太合身,畢竟技術社群的本質和國家政府的本質差異實在太大。

夾在政府跟社群中間的,是私人企業,企業對參與者的強制性沒有政府那麼高,但也不像技術社群這麼自由。企業有發展出成熟的治理的學問,也就是所謂的企業管理學,這也正是 Blulu 量表開發的基礎。只是 Blulu 是把企業管理學調整成適用於更高強制性的環境,如果要套用在技術社群的話,則應該是把企業管理學調整成適用於更低強制性的環境。換句話說,同樣是基於企業管理學,往政府的方向去開發量表,跟往社群的方向去開發量表,兩者的方向會是完全相反的。

所以 Blulu 量表如果要用在技術社群的治理,應該是要做非常大幅度的調整才行。Blulu 量表開發過程中,花了非常多時間在跟第一線的政治工作者協作跟討論,同理,如果要應用在社群,那會需要另外花非常多時間在跟第一線的技術社群組織者討論,才有可能做出適合技術社群的版本來。

目前想到的大概就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