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公民日記:一個人的 RAND

最近幾個月有點迷惘。

翻譯機的困境


這幾年把到處亂入跟專家們學到的東西,轉譯成科普圖文發表,希望可以變成提升公民素養的教材,或者讓其他人少走一點冤枉路。後來發現我做的東西一點都不科普,除非工作需要,不然通常沒人會感興趣,沒有相關背景的人似乎也很難真的看懂。到頭來,會走冤枉路的還是繼續走冤枉路,而太過漂亮的圖表,反而容易淪為某種掩護。

想到這,剛開始動筆的勞基法掃描器心得文就停了下來,覺得該重新審視自己寫東西的目標到底是什麼,結果到底是正影響,還是負影響。

托網二的福,昨天聚會時和強者朋友聊天,才掃除了迷霧。強者朋友開示,有人走冤枉路,才有人會對我寫的東西感興趣,這些圖文的價值就是為冤枉路上的人提供思考方向,讓他們可以快一點走完。東西寫了放在 blog 上,慢慢地總會讓真正需要與看得懂的人遇到,即使有暫時的負影響,把時間拉長來看,結果仍然肯定是正面的。

想通以後鬆了口氣,才猛然想到,其實身邊就有兩個活生生的正影響案例,原本就在政治領域跨界耕耘的人,覺得我分享的東西有對工作有幫助,消化吸收後和自己的經歷結合,長出新的成果。對一個科普作者來說,再也沒有比這更高的肯定了。

是說,這些一般大眾看不下去的囉唆東西,大概也不能稱做科普,與其自稱科普作者,不如說是吟遊詩人,還比較貼切吧 :Q

至於負影響案例怎麼辦呢?目前想到的,就是東西寫歸寫,但在開頭要加註各種警語,避免不在脈絡內的人誤以為我提供了一條速食的空降捷徑、誤以為外行人可以藉由這條捷徑跳過跨界時該有的基礎學習工夫。

寫到這,不禁想起剛開始跟千年神獸合作時,心裡偷偷覺得她們文組好龜毛、好愛小題大作。現在親眼見證過負影響案例,才深刻體會到那不是傲嬌、也不是龜毛,是踩過無數地雷的血淚臨床智慧啊!我以為那些資訊麻瓜心態封閉、不懂開源之道,結果到頭來,是我這個政治麻瓜既無知、又自以為優越啊...

尼特族的位置


今天臉書好心提醒我,上次找工作是兩年前的事... =3=

前陣子友人問,為什麼我有這麼多時間做功德呢?我到底靠什麼為生呢?其實說破了就不神奇,江湖一點訣:靠老公養~~~靠老公養~~靠老公養... (回音)

這幾年是人生中少數能夠奢侈揮霍的時光,人貓健康沒有額外開銷,在室友的庇蔭下過著像是尼特族的生活。難得擁有尼特族的條件,就該做一些只有尼特族才辦得到的貢獻,才對得起社會。

那麼,什麼事只有尼特族辦得到、又在我能力範圍內呢?目前想到的,就是去做一些無利可圖的拓荒專案,做完寫心得文、發展理論模型,然後再做下一個專案。至於拓荒的主軸,當然就是跨領域了。至於跨領域拓荒的方式,當然就是去黏住真正的領域專家,磨著人家讓我當翻譯機、跟我共同創作了。

有時會想,我有沒有可能以此為生呢?前陣子從強者朋友口中得知 RAND 這樣的存在:
RAND was incorporated a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to "further promote scientific, educational, and charitable purposes, all for the public welfare and securit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ts self-declared mission is "to help improve policy and decision making through research and analysis", using its "core values of quality and objectivity"

出處

聽起來好符合我的興趣啊!不過這種研究型 NPO 之所以能存活,當然跟米國特殊的環境有關。本宅既然人在台灣,大概只能做 one man RAND 了,至於資金,就靠天使室友了。不審查、不過問、不設目標、無怨無悔地贊助,這種事也只有三隻傻瓜幹得出來,身邊朋友一致策封室友為真‧功德人,完全實至名歸呀! 。:.゚ヽ(*´∀`)ノ゚.:。

是說,尼特太久多少會跟市場脫節,這樣對研究所需的視野會有不好的影響。工作與功德交錯著做,在第一、第二、第三部門間均衡攝取養分,應該才是最理想的。

所以說,今年揪竟會不會找到工作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