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編曲取材日記:Audi Night ─ 久石讓 & 麥斯基 | Joe Hisaishi and Mischa Maisky


↑節目單封面照片
活動照片:主辦單位臉書貼文
活動簡介:臉書活動頁年代售票頁

晚上菜鳥吟遊詩人在下我被經紀人拎去外出取材。

感想:
  1. 三樓視野真是太棒了,完全看得到後面的樂器在幹嘛,以前在一樓都會被擋住... 以後要拜託經紀人看編曲示範秀都帶我去坐樓上 \>o</
  2. 原來本菜鳥一直以來用超低音鋼琴加延長踏板做的那種效果,正常來說應該要用定音鼓做才對。今天第一次坐三樓才看到原來是定音鼓在後面搞鬼,前幾次取材的時候,定音鼓根本都被遮住了沒發現 R
  3. 原來除了弦樂以外,管樂也可以拿來墊背
  4. 而且墊背不一定要低音,高音馬欸通
  5. 純弦樂或純管樂的組合本身的音色其實也很夠多元,不一定非得互搭或摻鋼琴進去,之後有適合的機會可以來練習看看血統純正的純弦或純管編曲
  6. 原來大提琴竟然可以那麼靈活(驚)作曲人遇到這種演奏高手應該都會垂涎三尺吧 XD 故事告訴我們每個樂器都有無限的潛力可以發掘,然後古典樂真是各種 hack 樂器的示範大全 R
  7. 我好像終於分清楚大提琴跟低音大提琴的音域了(被拖走)
  8. 節目單裡面有每首曲目的編制,聽完第一首後想查 metadata 才熊熊發現節目單的重要性,還好經紀人睿智,經過一樓的時候就毫不猶豫地買了,雖然一本要兩百元(擦汗)
雖然久石讓在節目單裡的前言自述這次的選取是理性與感性的探索,但我聽完倒是走了一遭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的探索 www

上半場德弗札克(一個本菜從未聽過的音樂家)的曲子大致上就是大提琴、弦樂、管樂三方互毆,定音鼓在後面喊打(喂)下半場布拉姆斯(另一個本菜從未聽過的音樂家)的曲子則是一群羊乖乖放出去吃草,一片河蟹,頂多偶爾有一兩隻稍微咩了大聲一點點這樣 '_>`

聽著布拉姆斯,腦袋裡忍不住浮出的念頭是「馬的,這種上個世紀的集體主義思維,絕對不會出現在我的音樂裡」(謎之音:你誰啊)但後來想起,人類社會的運作其實就是依賴許多甘為螺絲釘的小我穩定地累積起來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一直以來都很尊敬那些願意長期耕耘默默付出沒有光環地做著重要雜事的人,身為一個不見容於體制滾石不生苔八字輕又草莓的個人主義者,這樣的任務我實在做不到。我只能做一些短期性、專案性的事情,任務完成後就再也無心戀棧,只想著往下一段旅程漂泊。因為這樣,我一直無法承擔養活自己以外的責任,最近幾年更廢,橫豎整個賴在經紀人身上發懶 =w= 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會對集體主義的壓迫特別反感吧?但總之,各種反省過後,耳中的布拉姆斯聽起來也就沒那麼討厭了(但仍然不會出現在我的音樂裡的喇)(謎之音 again:你誰啊)

中間一個無關的小插曲是有位同排座位的女孩經過時和我輕撞了一下,我馬上和她道歉,接著經紀人關心地問我撞到哪裡了?我飄飄然地回答「撞到了美麗的膝蓋」然後經紀人就再也不理我惹... 撞到美麗膝蓋臭了嗎?(真的很美,雖然只是穿著牛仔褲,還是看得出來很美)

對了,這次管樂小夥伴的同步率好像還沒到 400%,上半場有些該一起出來的地方,起頭得有點參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