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

演講日記:Blupa 跨界量表 @ g0v summit 2016

今年中在 g0v summit 跟 ipa 一起開發的講題,定神一算,其實也才五個月前的事情而已,但因為中間隔一個轉捩點,現在的生活重心和當時已截然不同,回頭補寫演講文,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XD

成果是這支影片,總共 30 分鐘,ipa 講上半場,我講下半場:


G0V Summit Day 1 R0 活動共筆
上半場【Blupa 概念篇】投影片與講稿 / ipa
下半場【Blupa 案例篇】投影片與講稿 / ETBlue



去年底跟家華一起準備 Blulu 審議工具量表 的演講,兩個人都做得非常吐血,邊做邊後悔答應去講... 還好最後結果自己蠻滿意的。這次做 Blupa,想說既然主題圍繞著 g0v,是我跟 ipa 都熟到冒煙的東西,相較於需要額外整合審議 domain knowledge 的 Blulu 量表,專門歸納 g0v 專案的 Blupa 量表應該好做很多吧?

但我錯了,完全錯了。

Blulu 跟 Blupa 的開發難度,主要的差別在於:Blulu 所分析的審議領域,在全球政治學者們的努力下,已經累積出一定的學術基礎,雖然我自己對審議所知甚少,但所有疑問都可以在專業的家華身上找到解答,開發 Blulu 量表要做的,只是把幾個現有的大概念組裝起來而已。但 Blupa 所分析的 g0v 跨界協作模式,是一個在社交網站、GitHub、Hackpad 等網路工具成熟且發酵後,搭配社運風潮興起才出現的非常新的現象,學界也才剛開始著手研究,我們自己就是這些早期研究的受訪者了,前無古人,沒有發問的對象,所有謎題都必須自己披荊斬棘地解開。

Blulu 在第一次會議時,骨架就已經大致抵定,後面長皮長肉雖然辛苦,但方向不變,這種感覺,就像是把一份大張的構圖一筆一筆地慢慢完稿。Blupa 則是每次會議都覺得骨架好像定好了,但一走下去又發現各種不對勁,下次會議又重新定骨架,整個大方向鬼打牆般地改了三四次,這種感覺,就像是構圖後完稿到一半,發現問題要全部刷掉,重新構圖後完稿到一半,又發現問題要全部刷掉...

演講日期一步一步逼近,演講架構一次一次砍掉重練,那感覺只能用地獄來形容,噩夢啊!(眼神死)

總之,據 ipa 說後續有些不錯的迴響,結果算 ok 吧?雖然我其實很懷疑是不是真的有人會想去理解 Blupa,畢竟被我搞得有點複雜,最後因為 15 分鐘內講不完,還刪掉了馬斯落金字塔。

這次主要的收穫是發現宅 conf 聽眾竟然對演講主題曲的反應不錯,沒有覺得我在混時間,或者很無聊吃飽太閒之類的,因此讓我決定了三個月後在 COSCUP 的演講也走新歌發表路線,哈。

最後,回來聽錄影的感想是 R0 那種大場地實在不能講太快,回音好嚴重啊!我口條又不像 ipa 那樣清晰,大家應該聽得很痛苦吧?下次講稿要修得更短,然後不要趕速度,這樣至少咬字發音的問題不會那麼凸顯。反省反省。

先這樣,等 COSCUP 錄影出來以後再來補寫 Debater 的演講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