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不只是活動記錄:g0v hackath4n 零時政府第肆次國民大會黑客松

原本想張貼在 g0v 文化部討論群組 的活動記錄文,寫著寫著,發現摻雜太多個人感想,不適合發表在公開的討論群組,於是改發在個人網誌,再把連結貼過去 XD

感謝 tkirby 用超廣角鏡頭把我的手臂拍得這麼瘦 XD



在上週六 8/10 舉辦的 g0v hackath4n 零時政府第肆次國民大會黑客松 當天,我主要沾到邊參與了零時通關、懶人藝術家、動民主三個專案,另外中午接受 Peggy 採訪時也回顧了文化部和研究院成立的過程。

一、Fast On Board 零時通關


靈感來源


這一週來加入 g0v 的人數暴增,大家為了歡迎新朋友絞盡腦汁,除了 補強文件 外,甚至還做了 g0village 新手村遊戲。觀察了幾天,發現遊戲對新朋友來說雖然好玩,但不容易參與開發。來 g0v 的朋友都是滿腔熱血地想要有所貢獻,玩遊戲之餘,似乎需要更多參與感:需要一些能夠勝任的、可以產生成就感的、真正的任務——一個有意義的專案!於是催生了 零時通關

目標


零時通關的主旨,是由新加入的人指出 g0v 的加入門檻到底在哪裡,站在新加入者的角度改善現有文件、寫經驗文、心得文、報導文、給予其他相關的專案(如 g0village)意見回饋。這些事情對於 g0v 的推廣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資深成員早已失去了這方面的敏銳度,只有新加入的人才能辦到。

貓橘毛 聽完專案構想後問「所以這個專案本身就等於 g0v 新手村?」真是一針見血呀 XD

當日進展


當天早上,文化部所屬的零時通關與懶人藝術家兩個專案一行人浩浩蕩蕩地移動到 108 會議室。在 PTT 爆料專家 Lee 的建議下,文化部部長們重新交流彼此的專長,然後兩批人馬各自帶開,美術館的 tuiry、Alice Wei 和我一桌,文史館的 Lee、小兔等大約十個人一桌。之後我就到處喇賽,再也沒有過問零時通關的事情... 結果下午 Lee 發表專案成果讓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不僅成立了 g0v 文化部新聞局,建立了共通的報導原則、標準作業流程、google drive 共用資料夾、分組認領各專案的採訪,還把早上貓橘毛提出的 圖說 g0v 構想變成 超漂亮的 prezi 簡報。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到現在這對我來說仍然是個謎啊!

感言:我今天早上只不過是拿了一把鏟子插到地上,傍晚回來不只井都挖好了,旁邊還開了一堆小吃攤,變成黃昏市集,搞得我連鏟子都認不出來了... 結果那些一開始撇清說自己沒有專長的謙虛傢伙,最後總是令人目瞪口呆 :3

小故事


零時通關其實是數個月前自己剛加入 g0v、在一堆技術詞彙和專案網址中歧路亡羊時產生的構想,後來因為大家反應「零時通關」無法一望即知,所以只好忍痛將這得意的命名之作改成「快速上手」... XD 當時開了一份 共筆文件 ,由於討論對象都是攻城屍,討論內容也都著重在技術。隨著宅度日漸增加,自己逐漸不太需要「快速上手」了,直到最近 g0v 湧入大量非資訊人,才又想起了這個專案,於是藉此機會趕快讓「零時通關」一詞復活。感謝文化部同仁踴躍加入,讓它復活成功 XD

二、懶人藝術家


靈感來源


上個月因為服貿協議的緣故,和兩岸協議監督聯盟交流,發現公民團體除了需要有人幫忙寫程式、爬資料、架網頁之外,還需要大量的視覺設計,應用在網路文宣、實體文宣、活動場地布置等多種場合。當時和幾位超有行動力的設計師、插畫家合力完成 第一批美術作品 後,在心裡反覆咀嚼這個趨勢,同時又 看到 PTT 上 QAOa 的服貿協議懶人包漫畫,不禁 突發奇想開了社會議題易讀器專案,後來覺得專案名稱太不響亮缺乏黏力,幾番更改後正式命名為 懶人(包)藝術家

目標


懶人藝術家的主旨,是提供公民團體和視覺設計工作者的媒合管道,而 g0v 在協助媒合的過程中,就可以將程式人所熟悉的開源協作模式,乘機推廣到社運人和設計人的圈子裡,達到 散播開源邪教 的次要目標(無誤) XD

當日進展


在藝術家這端,黑客松當天只有 不承認自己是的夢幻水彩暨蘋果黑箱插畫家 tuiry 一個人以一擋百地一口氣衝完 兩張服貿插圖,動作之快品質之高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另一位網頁前端出身的插畫家 Alice Wei 後來似乎被某專案抓去做網頁了... XD 這些過程我也完全沒有參與,都在別的地方打嘴砲,有點可惜,不然實在很好奇 tuiry 的作畫過程啊!:3

至於公民團體這端,當天和 台灣勞工陣線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清華大學基進筆記 的幾位朋友聊天,發現他們共同的感想是「今天看到好多新面孔,平常搞社運來來去去都那幾個,人越來越少很灰心」「g0v 這地方真是太神奇了」「很需要像懶人藝術家這樣的專案」... 不禁見獵心喜,馬上推坑他們回去草擬懶人藝術家的題材。另外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的阿端提到 小路映画 聚集了一批插畫家社群,正在參與「廢核的一百個理由」創作活動,可以轉介來 g0v 文化部... 聽得我都流口水了 ^Q^

說到社運,在各項社運議題中,單獨撐起一場全國遊行的核四議題可說是推廣得頗成功,好奇問阿端社運行銷是否有秘訣?阿端的回答令我茅塞頓開,將它總結成一句話就是: STP(segmentation, targeting, positioning),是貨真價實的趨勢學和行銷學啊。不禁想起在企管界聽到的俗語「高做生意的囝仔歹生」,不論是商界或是社運界,都很需要洞察世事的生意頭腦呢。

聽完幾個公民團體代表的觀點之後,感想是,或許來到 g0v 之後社運團體之間也會多出另一種管道交流彼此的珍貴經驗,而 g0v 可以不只是公民團體與藝術家或程式設計師的媒合平台,還能成為公民團體之間的結盟平台也說不定。究竟未來會如何呢?接下來就看 社運松 的發展狀況了 :D

小故事


讓我最近人緣突然變好、進而產生懶人藝術家靈感的 黑箱服貿遮眼牽線圖 ,是在七月底服貿協議準備送立法院的緊要關頭,因為不慎製作了 Happy Designer Mini #2 搞笑投影片 慘遭 nchildevenwu 推坑而畫的。那時滿腦子都是動民主的 wireframe,一下子要 context switch 到插畫迴路覺得很煩,但是又深感事態嚴重,這張圖非畫不可,只能一邊畫一邊向老公抱怨一邊狂打 GW2 安慰自己,整整折騰了三天才畫完... (角色也升上了 80 級 XD)當下覺得畫圖實在是很討厭的差事。結果後來那張圖到處流傳,讓我認識其他厲害的插畫家,也因此找到了好多下線,再也不用自己畫圖了。只能說,那唉聲嘆氣的三天是值回票價的必要投資啊! XD

三、動民主


專案起源


數個月前,charlesc 研究了 德國海盜黨的線上民主系統clkao 和 pomin wu 架起兩套測試用的 instance,分別是 liquid feedbackadhocracy,三位先行者發起了 流動式民主 Adhocracy meetup #01。當時的我年輕不懂事,因為一時好奇跑去參加聚會,從此以後就掉到隕石坑裡再起不能...

總之,那次聚會之後的一次小型黑客松裡 clkao, ipa, au 將 liquid feedback 介面做了詳實的翻譯,以便日後成為 g0v 內部的民主決策工具。在他們討論翻譯的同時,我因為對系統介面非常感冒,忍不住 開始動手整理了起來。沒想到一整理下去發現無法理解的地方越來越多,只好先 做系統分析。後來好不容易可以開始 設計介面,新介面的實做也得到來自義大利的朋友襄助,正覺得專案進度一日千里時,德國發源地的工程師卻貼出 liquid feedback 的使用率統計,指出這套系統使用越久參與度越低的殘酷事實,同時宣佈他們要重新打造 另外一套線上民主系統... 當時聽到只覺得晴天霹靂,我的心血要付諸東流了嗎? ∫OoO∫

後來 clkao 和德國的 entropy 跟義大利的 Lorenzo 針對新舊系統 舉行了一次 irc 線上會議 (會議記錄),結論是 entropy 他們會專心弄新的 BEO 系統,Lorenzo 繼續把 liquid feedback 的新介面實做出來給義大利的政黨使用,我們這邊則是優先完成 liquid feedback 的介面設計,等 BEO 推出後再轉換過去。

但... 看過 BEO 的構想跟 UI 草稿後實在很難不感到煩躁,一來新功能很令人振奮,想要趕快實現它,二來那個 介面設計的草稿 很讓人憂心,我好怕它的介面將來就長成那樣... (抱頭)於是忍不住開始動手做新系統的規劃,研究各式各樣類似的平台,對使用者行為沙盤推演,製作 圖解文件,最後終於設計出 第一版使用者介面

以上過程和相關連結,完整收錄於 Happy Designer Mini #2 的投影片  Mockup 人生 中。

總之,這兩套線上民主倡議系統,就是所謂的動民主:基於 liquid feedback 原有系統改良介面的版本是 動民主 1.0,而基於 BEO 構想發展出來的全新系統則是 動民主 2.0

目標


動民主 1.0 和 2.0 的主旨,是改良民主決策機制,解決代議制度僵化、決策效率低落的問題。不論是社群、企業、政黨、甚至國家,都能在系統上做議題分析討論、規劃解決方案、表決、追蹤執行進度。

其中,動民主 1.0 的專案任務是重新設計 liquid feedback 使用者介面和前端工程實做,簡稱動民主火山坑。

動民主 2.0 的專案任務則是從系統分析規劃、介面與視覺設計、前端工程、後端工程、測試到後續的維護,簡稱動民主隕石坑。

當日進展


動民主 1.0:當天 angular js 強者兼 bass 手 yhsiang 繼續實做 前端工程以及資料綁定,就在我撰寫這份活動記錄的同時,他已經把全部有雛形的頁面都實做完成,因此專案速度瓶頸又回到我身上了(默)

動民主 2.0:全端攻城屍兼攝影師兼 keyboard 之神 tkirby 白天替黑客松活動拍照、晚上回家寫網頁,就在我撰寫這份活動記錄的同時,他也已經把全部有視覺設計圖檔的頁面都實做完成,因此專案速度瓶頸也回到我身上了(默)

當天和阿端討論了專案的進程,他問如果有人想要使用這個系統,可以付錢給我們來加速專案的開發嗎?畢竟開源專案的進度一向變幻莫測,往往讓真心等待的使用者七上八下,其中有些人寧可付錢來減少不確定感。不過,一旦變成接案子的型態,第一個就要面臨專案管理的問題——誰做多少事、該拿多少錢、要趕上哪些里程碑、違約延期要扣多少罰金?一提到這些惱人的瑣事,yhsiang、阿端和我三人就不約而同地猛搖頭。我想,如果有人想付錢給我們的話,大概只能買買香油票贊助黑客松食物費用吧?(歪頭)

小故事


幾個禮拜以來,動民主 1.0 的前端實做和動民主 2.0 的系統規劃大多是緩慢進行、獨自卡關,但上週 yhsiang 跟 tkirby 一時興起地加入後,專案進度突然像飛的一樣,讓我第一次體會到 分身伐樹 的快樂... 那麼,是不是早一點落人一起來分身伐樹就好了呢?大部分時候是,但有時候不完全是,特別是從零開始的動民主 2.0。

就像所謂的跨領域不是兩個領域的人碰在一起就能達成,礙於人腦的 I/O 限制,整合性的思考任務必須在同一顆大腦內進行才能發揮效用。動民主 2.0 在連設計哲學都還尚未成形的初始階段,我花了許多時間熟悉各式各樣功能相似或相關的系統,感受它們的人格特質、尋找它們各自的定位、同時對自己產品要走的路線產生心證。經過這些步驟,才能夠確立系統背後的設計概念,也才能夠明確地描繪出產品的輪廓,之後在跟其他人討論時也才有具體的雛形可以拿來當作修改的基礎。在這段期間,我會需要其他人提供各種不同的系統的網址、收集參考資料,但也僅止於此而已,剩下的描繪心智圖像的過程必須在自己的大腦內獨力進行。相對地,過了概念階段、中心思想的骨幹形成、產生第一批介面視覺設計稿之後,就可以開始徵求實做的人手、徵求意見、和夥伴討論產品的規劃。有了紮實的前製作業,這些討論可以變得順暢許多,省卻瞎子摸象莫衷一是的摸索時間。

感言:哲學問題靜思冥想,實做問題分身伐樹。

四、g0v 文化部 & g0v 研究院


為了增加 g0v 的親和力而成立的 搞笑版文化部,也是個人頗得意的文案作品 XD 主要是模仿一般人力銀行的格式,寫成搞笑版的徵人啟事,解決非資訊人一定會提出的「我來這裡能幹嘛」的問題。文化部底下有文史館、美術館、設計之都三個單位,最大的特色是倒金字塔形的組織圖,職位越高人數越多,每個人都是部長,其中有些部長同時擔任美術館館長... 之類的。

設計這樣的制度其實是富有深意的:在民主制度中,公民最大;在開源協作中,做事的人最大;在去中心化的組織裡,沒有誰是誰的上級,人人都是自己的主人。台灣社會受到華人文化影響很深,這文化至今仍沒有受到民主啟蒙,還在鼓吹階級、合理化剝削、將集權視為必然、將懦弱視為美德——這種根深蒂固的集體奴性,才是台灣民主制度最根本的問題。因此,希望藉由倒金字塔形的編制在大家的潛意識中進行心理建設,讓每個人習慣當家作主,讓公民意識覺醒... 不過大家一致的反應是看到部長的頭銜就不敢加入,似乎反而增加了進入門檻的樣子 orz

成立搞笑版文化部之後,發現還有些類型的非資訊人才沒地方去,於是又成立了研究院。研究院底下有各式各樣的研究所,一樣是倒金字塔形。後來多位文化部長、研究院長們將工作性質進一步分類,在文化部底下成立了 新聞局 整合對內、對外的媒體素材,還另外成立了 g0v 教育部 整合所有教學文件。於是乎,整個零時政府的結構漸漸地越來越完整了。(這兩個新部門的入口頁面,讓我在撰寫這篇活動記錄時找資料變得好順手,真是太棒了!)

結語


原本是想讓當天人不在 108 會議室的 ipa 還有沒來參加黑客松的 venev 能夠掌握我這邊收集到的情報,所以決定寫份詳細的活動記錄,結果寫著寫著,不知不覺就做了各專案的歷史回顧,翻出一堆舊資料來考據,導致這份活動記錄足足打了四天... 現在終於可以去趕 強者設計師 waiting 製作 服貿協議小冊 所需要的服貿小人有眼睛版稿子了,阿門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