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給洪蘭、郭董這些長輩的一封信」一文,我的感想

給洪蘭、郭董這些長輩的一封信 | 論壇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09/11/28/142-2538616.htm#ixzz1WVar0cw7


【G友留言】

Steven Lai - [這世代不缺抱怨 , 需要的是信念與行動]... (詳原噗)


【我的回應】

+Steven Lai :啊,你好認真,這下我也得認真回了 XDD

洪蘭翻譯的神經心理學書籍,翻譯的非常好,不過人原本就是有長有短,我喜歡她做的事,但不喜歡她講的話。


1. 熬過當媳婦的,未必是個好婆婆。

所以,洪蘭過去有沒有吃過苦,跟她現在是否以高姿態講話,兩者是沒有連動性的。她努力過,不代表她不會擺高姿態。

我對高姿態的判斷很簡單,當一個長輩,對年輕人說話時,是「雙手叉腰呼籲年輕人應該如何」,而不是「捲起袖子號召年輕人跟我來」,我就判定他是高姿態。

高姿態的人,如果是毛頭小子,那也沒什麼了不起。但是,高姿態的人一旦佔據長輩或知名人物的優勢位置,對別人產生的威脅,會加倍的放大。因此,我對高姿態的長輩的厭惡程度,勝過對無知憤青的厭惡程度。


2. 洪蘭的投書 vs 政大 MBA 學生的投書。

參考 +Art Pai 貼的,不管洪蘭支持誰,基本上她寫的這兩篇文章也是只能拿來當靜思語,沒有具體的功效,以社會貢獻度來說,洪蘭的嘴砲,和政大 MBA 學生的嘴砲,不過是同個等級。

既然是同個等級的東西,而洪蘭的影響力又遠大於政大 MBA 學生,我覺得,如果要呼籲大家少抱怨、多做事的話,至少順序也應該是先請洪蘭閉嘴回去做腦科學研究,其次才是請政大 MBA 學生閉嘴回去寫商學論文。


3. 爭奪輿論主導權,有其必要。

輿論會影響大眾的態度,而大眾的態度會反映在許多層面上,影響難以估計但卻很深遠。因此,爭奪輿論主導權,是有必要的。

洪蘭等知名人士的一篇「呼籲年輕人該如何」投書,所產生的輿論影響力,不知道要幾篇 MBA 學生的「呼籲老頭子該如何」投書才抵的過,秉持支援弱勢的原則,我很希望年輕人不要只是默默的做事,要多多嘴砲、多多發聲、多多投書,別讓輿情的主導權被不食人間煙火的名人長輩們給掐的死死。


4. 膚淺的只是傳統媒體。

思考膚淺、無的放矢、相互攻訐,這些東西,發生在單向傳播的電視、傳統媒體上的情況,比發生在雙向傳播的網路上的情況嚴重的多。網路上的文章,可以看到多元評論,可以主動考證,就算寫的超膚淺,讀者只要按一個鍵就能離開。

承 3. 所提,我希望所有人多多在網路上嘴砲。網路上嘴砲文滿天飛,就跟命案現場的線索滿天飛一樣,這個世界原本就充斥著亂七八糟的資訊,我們原本就需要練習觀察、比較、分析,找出過濾資訊的方式,而不是要求大家閉嘴,只為了讓這個世界變得跟培養皿內的環境一樣單純──那原本就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總結

我的想法是「要捲起袖子做事,也要努力嘴砲」,畢竟這是個無法單打獨鬥的時代,我需要與別人交流,需要練習表達,需要接受刺激,也需要結交朋友。

政大 MBA 學生的投書,也許不是什麼擲地有聲的大作,但是,在寫作的過程中,他會成長,在閱讀的過程中,讀者會成長,你我在此留言討論的過程中,我們也會一起成長。雖然不完美,但是確實的在往前進,這就是嘴砲的功效,這些東西,不是我自己悶在房間內默默的畫醫學繪圖,就能得到的。

呼... 寫完惹 orz (許多地方沒有針對您的論點回應,單純是自己有感而發,所以看起來會有點怪,不好意思 XD)


--
本文剪輯自 Google Plus。原噗: